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把人撞下去了(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一听有跑腿费,谢承自然是乐得去了。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何诗然的母亲。
    在岳紫夕描述的故事中,何诗然是“镜子女巫”的游戏发起者,谢承原本就对她感兴趣,现在她妈妈出了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既然送去了医院,应该还挺严重。
    于是,谢承抱着一探究竟的心态跟着去了。
    中午时分
    昭北某医院手术室外,几个衣着华贵的有钱人正坐在一起低头交谈,嘈杂的走廊上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从神色看,都有些紧张焦灼。
    “诗然!”
    瞥见好友一人呆呆地坐在角落,岳紫夕立马奔了过去,握住了她的手。
    然而,何诗然却像受到了惊吓,条件反射地将手抽了回来,转头一看是她,彷徨的眉眼才稍许安定了些许。
    她的神色很苍白,双眼无神,看到岳紫夕,笑得很勉强,“紫夕,你来了啊。”
    “接到你的电话就来了。”岳紫夕露出了忧色,“阿姨到底怎么了?”
    一听这个问题,何诗然哽咽道,“我……我也不知道。”
    另一边,冯高嘉女士,也就是岳紫夕的妈妈也匆匆走了过来,“龙姨,国华。”
    “高嘉。”龙姨看到冯高嘉,立马握住了她的手,老泪纵横,“小忆出事了。”
    就在半小时前,何诗然的母亲,她的女儿,硬生生把自己的一块脸皮撕了下来,佣人听到女主人的尖叫声赶到房间,只瞧见人倒在血泊里,半张脸血淋淋的,脸皮零零碎碎地掉在一边,恐怖得很。
    听到龙姨的形容,冯高嘉一惊,正要问些什么,却听“咔哒”一声,手术室的大门开了。
    医生走了出来,在外等待的众人都紧张地站了起来。
    何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医生,我妻子怎么样了?”
    医生摘掉口罩,遗憾地对他们说,“抱歉,我们尽力了。”
    一听这话,龙姨当场晕厥了过去。
    “龙姨!”冯高嘉连忙扶住她,一旁的护士见状,也围过来帮忙。
    何父脸色发白,双眼愣愣的,好像没能理解医生这番话的意思,只是说,“我妻子吃饭时还好好的,应该没什么大碍吧?”
    医生叹了口气,不忍地摇了摇头,“死者生前应该患有动脉瘤,她的脑部毛细血管是突然破裂的,半张脸都像被熔掉了,我也是头一回见这么多血……请节哀。”
    医生见惯了生死,心中虽然遗憾,却也只是拍了拍何父的肩膀,走了。
    留下何父茫然地站在原地,直至两个护士推着推车出来,才回了神,踉踉跄跄地追了过去。
    龙姨被护士送去诊室后,冯高嘉也带着管家追了过去。
    很快手术室前就剩下岳紫夕、何诗然和谢承了。
    岳紫夕犹豫了一下,轻声问好友,“我们是不是也得过去?”
    “……是镜子女巫,一定是的。”何诗然却喃喃道,“我该相信你的……我该相信……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说着说着,她突然抓着头发,急促地尖叫了起来。
    “诗然!”岳紫夕一惊,连忙就要去安抚她,却被推开了。
    “是我的错!是我把镜子女巫召来的!我害死了胡悦、非诚,害死了我妈!!!”何诗然形似癫狂,不停重复着这句话。
    然后突然吐出了一口血,软软倒地。
    岳紫夕大骇,反应慢了半拍,还好谢承眼疾手快,伸手一捞,这才让突然发了疯的妹子免遭脑震荡的可能。
    护士闻声赶了过来,谢承将人扶过去后,心里有点郁闷。
    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的专属诡异游戏》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