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镜子女巫(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叶兰惊讶道,“血腥玛丽?那个通灵游戏?”
    何诗然淡淡道,“嗯,敢玩么?”
    “这有什么不敢的?”胡奇率先坐到了地上,大大咧咧地说,“关于血腥玛丽的传说虽然版本很多,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全世界那么多孩子玩这个游戏,至今为止,还没人为此丧命。”
    于是其他五人也陆续坐了下来,胡悦坐下后,看了看周围的同伴,笑眯眯地说,“难得聚一次,咱们一起拍张照吧?我要发朋友圈!”
    “好主意。”叶兰正欲起身,不太喜欢入镜的岳紫夕却按住了她,道,“我不上镜,还是我来拍吧。”
    一阵嘘声后,一张合照定格。
    胡奇一伸手,将安放在架子上的小花瓶拿了下来,拔掉里面的假花,放到了地毯中央,“开始吧。”
    不巧的是,第一轮花瓶的瓶口就转到了胡悦。
    胡悦道,“我没玩过,我现在该做什么?”
    何诗然道,“你要去一间有镜子的小房间,不能开灯,然后对着镜子说三声‘镜子女巫’。”
    “……就这样?”
    “就这样。”何诗然顿了顿,“是不是比笔仙之类的恐怖游戏容易多了?”
    胡奇笑着说,“可是我们家没小房间哎。”
    一阵调侃声中,胡悦拍了他一下,“我去卫生间。”
    “不准开灯!”何诗然冲她强调了一句。
    ……
    “然后呢?”谢承问道。
    “胡悦是慌慌张张回来的。”岳紫夕苦笑道,“她朝我们发了脾气,说这是个无聊透顶的游戏,然后就走了。”
    “走了?”
    “嗯,当时我们觉得莫名其妙,但是第二天,我去她家里找她,却看到……”仿佛回忆起了某些令人不寒而栗的画面,岳紫夕打了个冷颤,艰难地吐字,“她倒在房间的地板上,到处是血……她常用的那面梳妆镜上有两道长长的血痕,好像是死前在用手扒镜子里的东西……”
    这时,管家送来了两杯果汁,听到这话,忍不住说道,“法医鉴定说是动脉瘤导致的大出血,这只是一场意外。”
    “意外?我和胡悦从小认识,她身体健康,根本不可能得什么动脉瘤!”
    “小姐。”管家叹息,“我知道你和胡小姐关系好,但那只是个游戏,如果真的能召唤出什么,世界岂不都乱套了?这场意外只是时间上比较巧合罢了。”
    “如果胡悦的死是巧合,那非诚呢?”岳紫夕看向谢承,告诉他,“就在胡悦死后的第三天,许非诚突然跑去三海市自杀了。”
    似是怕他不相信,她加重了点语气,“这件事还上热搜了,说他跳楼的时候,差点压死了一个快递小哥,不明真相的网友抨击他,让他自己想死就死远点,不要连累努力生活的劳动人民。”
    “……”
    差点压死了一个快递小哥?
    说的不会是他吧?
    谢承突然觉得尴尬,不由轻咳了一声,“你觉得他不可能自杀?”
    “不可能。”岳紫夕笃定道,“他是个天生的乐观派,而且……我本来也不信那些的,胡悦出事后,他紧张兮兮地找到我们,说是镜子女巫把胡悦杀了,下一个就是他,因为那天胡悦上楼后,我们又玩了一轮游戏,输的人是他。”
    说到这里,岳紫夕露出了懊悔的神色,“我当时虽然有所怀疑,但也不信他的话,所以回去后,我也对着镜子叫了三声‘镜子女巫’……”
    听听,什么是作死?
    这就是啊!
    谢承默默腹诽了一句,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担忧,“然后你也看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的专属诡异游戏》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