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赌斗(二)(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天子和摄政王的两支队伍相隔百步时便转弯了,进入了天罡楼和北斗楼。
    宗室们也纷纷进楼,李琇和李雨春上了思楼的五楼,面积很大,足有上千个平方,足矣容纳数百人。
    前端有一条走廊和望仙台相连。
    每人各有一张小坐榻,李琇很不习惯这种贵族式的跪坐方式,不到十分钟,他便腿痛难忍,坐不住了。
    幸亏他坐在最后一排,趁人不备,他悄悄改成盘腿而坐,又用一张毛毯盖住腿。又坐了一会儿,索性两条腿放在坐榻下,这才舒服多了。
    “三十八郎!”
    李雨春在旁边使眼色,向身后努努嘴,李琇一回头,后面两个礼仪宦官在冷冷看着他。
    一名宦官已经在提笔记录了,某年某月某日某地,皇三十八子,箕坐。
    李琇心中忽然涌起一种强烈的不满,他倒想知道,记录到最后会怎么样?
    腿刚才坐麻了,李琇向旁边站着一名宫女勾勾手指,指指自己的腿。
    宫女脸一红,她看了一眼旁边的大宦官,宦官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想作死,咱家成全你。
    他竟点了点头,宫女上前蹲下,给李琇轻轻捶腿。
    礼仪宦官立刻记录下来,某年某月某日某地,皇三十八子仪态不规。
    宗室子弟们都看呆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一群人面面相觑,这小子简直太胆大妄为。
    几名老持稳重的宗室子弟忍不住哼了一声,“放荡形骸,成何体统!”
    “咚!咚!咚!”
    鼓声敲响,抽签开始了。
    报名参加射覆比赛的宗室一共有三百六十四人,前所未有的多,都是冲着爵位来的,之前个个都说对射覆不感兴趣,这会儿本色毕露。
    幸亏不允许委托代表,否则很多在外地当官的宗室这两天都会睡不好觉。
    抽签由五位相国和三名宗正寺高官随即抽取,进行捉对厮杀。
    望仙台上摆放着十个射覆台,同时有十对选手进行淘汰比赛。
    但走上赛台前,谁也不知道对手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在几号位比赛。
    必须上台后,再进行第二轮抽签,临时知道位子和对手所在,这就可以避免作弊。
    “第一百五十六号,李琇,第八轮出赛!”
    比赛进行的很快,走马灯似的轮换,李雨春苦着脸回来了,他是七轮,惨遭对手淘汰。
    “咋样,很难吗?”
    李琇示意宫女不用给自己敲背了,随手从钱袋摸出一锭银子,塞到宫女手上,宫女呆了一下,眼中射出惊喜,握着银子悄悄退了下去。
    李雨春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李琇的操作,这厮以为自己在喝花酒吗?还赏银子。
    李雨春瞪了他一眼,忿忿道:“射简单,覆容易被淘汰,关键是猜铜钱,你猜中了一定要选射!”
    “啥意思?”
    不等李雨春回答,便有宦官高喝:“第八轮下场!”
    终于轮到了李琇下场了。
    二十人站在望仙台上,宗正寺卿李炎进行临时抽签以绝对比赛位子。
    “第七台,李琇对阵李皋!”
    宦官一声高喝,比赛开始了。
    比赛赛台面积约五十个平方,摆放着两张桌子,一张覆桌,一张射桌,覆桌上是瓦盆,射桌上是纸笔。
    猜中了也不能说出来,谜底要写在纸上,由裁判来决断。
    题目一共有五个题库,字、物、诗、名、歌。
    参加比赛的两个人,一个射,一个覆,射就是主动猜,覆则是被动等。
    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