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赌的是皇权(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我说了,你可要听好!”
    公孙小眉用小木棍敲打着桌上的瓦盆,一字一句道:“一面黄玉盘,河井水中含,白天它睡觉,晚上出来玩!”
    李琇坐在一丈外,上下左右探头,想从瓦盆缝隙里看到一点线索,可惜他的桌子虽然破旧,但很平整,啥都看不见。
    李琇幼儿园学过一首诗,小时不识月,唤作白玉盘,大学的东西早忘光了,可幼儿园学的诗还记得。
    “你不会把月亮扣在下面吧!我猜是一张纸,剪成一个黄月亮。”
    “错!”
    公孙小眉得意洋洋掀开瓦盆,下面是一面铜镜。
    “你看,它不就是黄玉盘吗?河水井水也能当镜子用。”
    “不对啊!”
    李琇跳了起来,“白天也要照镜子吧!你早上起来不照吗?”
    “我我起来的时候,天还黑着呢!算晚上。”
    “可我照镜子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你怎么说?”
    “这是我的镜子,当然是按照我的要求来!”
    李琇无语
    隔壁隐隐传来赵壶的大笑,笑声还是那么猥琐。
    “老子下面盖的是萝卜,你猜到哪里去了,五钱赶紧拿来!”
    射覆是谜语的老祖宗,汉朝就有了。
    用盆盂扣在谜底上,用一句话或者某个行为来暗示。
    谜底可能是一件物品,也可能是一首诗,一个人名,一个字。
    射覆在唐朝十分流行,高手极多。
    皇宫内所有人都对这次射覆比赛充满了期待。
    宫女宦官们期待丰厚的奖赏。
    宗室皇子期待得到天子的青睐和嘉奖。
    尤其今年用一个爵位名额做赏赐,更是让所有宗室子弟蠢蠢欲动。
    李琇前世也是猜谜高手,它对这场射覆比赛也同样充满了期待。
    天刚亮,院子里传来公孙小眉的声音,“琇哥儿,门外有人找!”
    “谁啊?”李琇探头问道。
    “三十八郎,是我!”
    李琇三口两口把稀粥喝完,戴上脱浑帽,快步走出了房间。
    门口之人叫做李雨春,也是一名宗室子弟,在崇馆和李琇同窗。
    李琇被贬黜后,不落井下石的人很少,这个李雨春算一个。
    李琇初见他时,还以为是春哥也穿越了,名字差不多,长得也差不多。
    “有重大消息!”
    李雨春拉着李琇到一边,一脸神秘道:“我刚刚得到消息,高总管要和牛总管射覆赌斗!”
    “两个太监有啥可赌的?”
    李琇问得漫不经心,耳朵却竖成天线状。
    “你还没有明白?”
    李琇无所谓的态度让李雨春急得抓耳挠腮。
    “这么明显的事情你都看不懂?这个射覆比赛是个局!”
    “你是说射覆比赛只是一个借口?”
    “一点没错,我们只是小赌,真正的射覆大赌是天子和摄政王。”
    “是你父亲说的?”
    李雨春的父亲是宗正寺少卿李煌,封寿春郡王。
    李雨春点点头,“昨晚我爹爹告诉我,这次射覆赌斗的起因是太医局易手,天子想再接再厉,摄政王想扳回一局,双方就约定了射覆赌斗这种方式。”
    “天子和摄政王赌什么?”
    说起来天子就是李琇的父亲,不过李琇对这个父亲也没太多好感。
    这个父亲在历史上就很不像话,杀了三个儿子,还抢了儿媳。
    在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