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第 19 章(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文豪野犬》的“if的可能性世界”。
    当然,这个时候的时无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世界到底叫什么。
    他的关注点,只在于那个银发少年说出口的那句话。
    还活着……?那么意思是,太宰治、已经死了?
    不同于曾经使用马甲见过的那些人,那些人冷静而自持,哪怕同样和这个银发少年一样冲过来,也从不会开口说出多余的话语。
    所以这是时无第一次这么清楚地意识到答案。
    时无并不觉得气恼,也没有产生其他的什么责怪系统的情绪——或许是太宰治的头脑加成,又或者时无本来就不愚蠢。
    在理解了答案之后,时无理所当然地承认了自身拥有的人类的劣根性。
    他的确自私,哪怕此刻会为了自己活下去的机会而选择伤害别人。
    因为马甲会影响时无本人,这份情绪大概率也是马甲所带来的。
    如果此刻察觉到这一点的仅仅只是时无本身的话,那他只会冷淡地点点头,已经过去了的事情、伤害过的人,是没有后悔的余地的。
    时无最多只是想办法之后去补偿而已——甚至于补偿的这份工作,或许也不用他来处理。
    时无的潜意识中,似乎就有那么一个存在,会帮他补足这部分的缺陷,他只需要在前方战斗就可以了。无论做了什么,他的后盾永远都坚定地站在他的身后,帮他处理一切。
    失去记忆后的些许印象里……那应该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可惜出现在这里的,坐在轮椅上的那个人,并不完全是时无。
    那是被太宰治的自毁心理所影响的时无。
    开始的时候还有缓冲,但是等他在这个世界待的时间越久,马甲和他的联系就会越发深刻。
    因为曾经的每一次使用马甲,时间都格外的短暂,导致关于这一点,时无并不知道。
    他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马甲自带的那份情绪包围了。那种沉浸在纯粹黑暗之中的自毁心理,哪怕眼前出现了一道代表着救赎的光芒,依旧会把缩在黑暗的小小世界之中的他刺伤、烧毁。
    “敦君,发生了什么吗?”一个具有磁性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听起来非常的温和,简直就像是一位慈祥的父亲在对着自己的孩子说话一样。
    大概是没有得到答案的关系,男人的脚步声慢慢靠近,在看到眼前这一幕之后,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微微睁大了眼睛,他几乎失去了言语的功能:“太、太宰君?”
    “森先生!”被称呼为敦的少年憋回了自己的哭腔,他试着努力用冷静的态度,可是他发现他做不到,最终说出口的,只有森鸥外的名字而已。
    “啊啊、这可真是让人意外。”森鸥外深深地注视着坐在轮椅上的那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
    虽然森鸥外已经多年没有见过太宰治了,但是他依旧能认得出来——眼前这个青年、这个孩子,不是那个让他假死而在这个孤儿院隐蔽了四年的首领太宰。
    坐在轮椅上的青年穿着驼色的风衣,不是那代表着黑手党的黑色,脖颈上也没有挂着那条代表着首领的红色围巾。
    甚至于,一直被绷带掩盖着的眼睛,现在也大大方方的显露了出来。
    那双漂亮的鸢色的眼睛,显露出的也不再是他更为熟悉的死寂了。哪怕那只是燃尽蜡烛时最后一丁点的火星,可依旧还未完全泯灭。
    时无本身会被马甲压抑住,但是时无的本质却又无法完全掩盖。
    时无心中最单纯、最纯粹的欲求,就是活下去。哪怕不是为了他自己,哪怕连他自己也会忽视这份情绪。
    这是和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