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穿越的第十九天(1/4)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胡桃不知道夏油杰是否有痛觉,因为他很快就随着这碎裂的空间一同消失了。
    他从脚开始消散,一直蔓延至头颅,在彻底消失之前,胡桃看到他的嘴一张一合,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像是没有料到自己居然连声音都被这个空间屏蔽了,他先是一愣,接着又释然的笑了起来。
    夏油杰平静的合上了双眼,就这样在胡桃眼前化为了细砂,彻底弥散。
    他的模样是宁静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亲手捅穿了自己脖子的人。
    胡桃并没有读唇术,她根本不知道夏油杰在最后说了什么。她有些怅然的盯着夏油杰消失的地方,平静的坐在这轰然倒塌的空间里。
    要是出去以后,夏油杰还能保持在这个梦境中的模样,似乎是一件会令她十分愉快的事情。
    来不及细想这份愉悦所产生的原因,胡桃眼前一黑,又一次进入了暗潮之中。
    再次恢复视力时,胡桃正坐在一张宽敞而又柔软的大床上。
    床的四周被红丝绒床帐严实的遮住,她看不清外面的模样,但随着记忆的复苏,她立刻明白了这里究竟是哪里。
    这是她的卧室,她在卡金国首都王宫里的卧室。
    胡桃低头打量了一眼自己,接着幽暗的微光看清了此时的着装,她居然穿着一身宫廷款式的睡衣,而且还是她衣柜里她最喜欢的那条睡裙。
    “刺啦”、“刺啦”,尖锐的声音在床帐外面的空间响起。
    像是有什么利刃在切割着大理石。而随着那刺耳的声音一同响起的,还有不轻不重的脚步声。
    “床帐?我怎么不记得刚才它是落下去的?哈,还不赖嘛,难道说这里面是送给我的礼物?”熟悉的声音,不知道经历了什么而变得疯疯癫癫的话语,胡桃几乎是在内心叹息了。
    五条悟啊五条悟,他到底想了些什么,才会让她穿着睡衣坐在床上啊。
    胡桃的内心十分平静,她没有想要动的意思,毕竟床帐这种东西,都是由下人替她掀开来的,既然五条悟在外面,那就由他来做好了。
    这样想着,布料被撕扯的声音响起,床帐被人暴力割断,暖橘色的灯光照射了进来,洒在了身着白色睡衣长裙的胡桃身上。
    原本脸上带着不正常笑意的五条悟突然表情一滞,紧接着,他微微瞪大了眼,像是对眼前的场景始料未及,整个人如同雕塑般凝固了。
    他设想过拆掉这个礼物盒他究竟会看到什么,唯独没有想到,会是一个穿着洁白睡衣表情冷淡的胡桃。
    和外面的那些赝品不一样,她的眼神这样灵动,连那种冷漠的神色都完美复刻。
    胡桃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五条悟,就在她要说什么些什么时,握着一把剑的五条悟突然动了。
    他直接扑到了床上,用身体压住了胡桃,他一手用力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按倒在了柔软的床铺里。
    胡桃简直茫然了,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五条悟的手劲儿和夏油杰那只是想吓唬她一番的力道完全不一样,他是真的想掐断她的脖子。
    “真不错啊,这个梦,居然连我的癖好都有很好的了解呢,稍微有点舍不得动手了。”五条悟自语自语的说着十分糟糕的台词。
    虽然嘴上说着舍不得,他却高举起了右手的长剑,眼看就要把胡桃捅个对穿,胡桃几乎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才嘶哑着说道:“……停下!”
    五条悟的动作果然顿了顿,“……会说话?”
    两秒后,五条悟松开了手,胡桃因缺氧咳的昏天地暗。
    看着她这副可怜的模样,五条悟难得有良心的移开了自己的身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死后大佬集体黑化了[主咒术回战]》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