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穿越的第十七天(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当天,胡桃是在差点把五条悟扎成刺猬才得以脱身的。
    本来本着你想鲨我我绝对手软的原则,胡桃是准备直接把他扎凉的,她实在是太气了,她搞不懂这个世界的能力者是什么脑回路。
    夏油杰也就算了,他的杀意和闹着玩似的,但五条悟为什么会突发奇想的想要鲨她?
    此时的胡桃,远远还理解不了,所谓黑化与疯批究竟为何物,也分辨不清黑到极致的浓烈感情与杀意之间的区别。
    她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世界的人脑子不好使。
    对外我唯唯诺诺,仰人鼻息,关爱幼小,对内我重拳出击?!
    太不合理了吧!或者说是,道德感过于强了?
    但是,在她即将出手前,一回身就看到了五条悟浑身染满鲜血的模样,他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疼痛,只是深深的望向胡桃。
    那样平静而又疯狂的眼神,再一次的,与卡米拉得知有人想要暗鲨胡桃时的模样重合了。
    胡桃的动作微微一顿。
    明知这或许是她目前为止干掉五条悟的最好机会,再过不久,这个世界的最强,五条悟,或许就能成长为一个能够抵御他念能力的神奇存在了。
    可胡桃下不去手。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卡米拉了。本以为她的脸或许都会有些模糊,可当五条悟露出和她极为相似的特质时,卡米拉那张脸就会直接出现。
    那是一张刻在胡桃灵魂里的面庞。
    ……露出这样表情的五条悟,真的是想要鲨她吗?
    “你在看谁?”突然,五条悟的嘴角绷成了一条直线,他冷冷的问道。
    胡桃一愣,卡米拉的脸骤然消失。
    胡桃觉得匪夷所思,她刚才是明显的走神,奇怪的是,五条悟也并没有想要动手的意思。
    现在这句近乎于质问的话语也让她更觉得哪里不对了。
    胡桃下意识的想要询问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却见五条悟突然伸出食指,对她做出了一个静音的动作。
    “算了,我可不想听你的谎话,”头发湿漉漉的少年咒术师这样说道,“总有一天,我会亲自找到这个答案。”
    然后将其新手撕碎。
    -
    从上次训练场勒人事件发生后,胡桃觉得自己的生活又向另一个神奇的方向疾驰而去。
    神奇之处在于,她无法定义自己目前与五条悟的关系。这位作案凶手居然没有对那次事件的任何反应,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他又恢复了如同往日一样的散漫模样。
    更绝的是,这人竟然开启了在节假日期间也去才波诚一郎开设的小餐馆里寻找自己的奇妙活动。
    他的相性和她的便宜弟弟幸平创真意外合得来,连才波诚一郎都对他印象很好。简直是让胡桃有苦难言。
    ……这家伙前段时间可是差点对她痛下的关系!为什么老爸和弟弟都投敌了?!
    就这样,胡桃连续度过了两次可怕周末。在期末考试后,也就是春假开始前的那个周末,她迎来了一次任务,这才得意摆脱周末也见到五条悟出现在她家的窘境。
    然而这次任务随行名单里,照样有五条悟。
    “……特级,咒灵?”胡桃有些茫然的站在一家电影院前。
    和她一同来处理这次突发状况的还有夏油杰和五条悟。
    家入硝子早早三天前就被夜蛾正道叫去了另一个任务。没有办法,身为拥有反转术式可以治疗他人的硝子,在咒术界实在是过于宝贵。
    相反,自己这个被定义为天与咒缚的人,就显得有些……不那么受重视了。
    她明明是一个才入学不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死后大佬集体黑化了[主咒术回战]》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