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解毒(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祁景宸看着康林呆愣在原处,替他鸣不平,这个丫头虚虚实实的说话都不打草稿,竟然说上瘾了。
    不过也是,他们主仆是有求于人,来了两天一文钱没花,吃人家嘴软,还不许人家吹吹牛,为了看病,忍了。
    饭桌上,一盘韭菜炒鸡蛋,一盘红烧肉,鲫鱼炖豆腐,还有山鸡炖蘑菇,主食是白米饭。
    祁景宸其实是没有胃口吃饭,心里想着就是怎么样把寒毒祛除。
    但是两天的青菜米粥让他有点经不住饿,毕竟才十五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不情不愿的拿起筷子夹起了一块山鸡肉,放在嘴里,每道菜竟然都和自己的胃口,边吃边点头。
    康林看见主子胃口大开,也尝试了几口,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伯母,你的手艺真好,太好吃了。”
    康林吃过之后,赞不绝口。
    “这些菜是我家婉儿做的,爱吃你们就多吃几口,我还担心你们吃不惯乡下的粗茶淡饭。”
    祁景宸听完柳娘介绍,抬眼看了看唐婉,这是他第一次正眼打量她。
    她双眉弯弯,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一身绿色小碎花的粗布衣衫,脖颈中挂了一颗小玉石,映得她更是粉装玉琢一般精致,唯独脸上上脖子上的黑色结疤看起来那么的突兀。
    眼神里突然一滞,让唐婉无意中看到,原来他也是个以貌取人的无知之徒。
    反正也不是相亲,那么在意他的感觉干什么,现在她只想赶快给他医治,治好了立马走人。
    饭后,柳娘烧了满满一大锅水,康林把洗澡的木桶抬进房间,唐婉手里捧着一本焦黄的医书,左右翻看着。
    她挽起袖子露出半个手臂,时不时的往水桶里加上一些炮制好的药草搅动着。
    就在祁景宸和康林好奇的时候,唐婉起身站起来,对着主仆二人说道:“好了,帮你主子把衣服脱衣服吧!”
    什么?祁景宸看了看身边的康林,回头疑惑不解,“这是要药浴吗?你出去我在泡。”
    唐婉就知道这个家伙不好侍候,抬眼打量了一下他的身材,“又不是没看过,别墨迹了,一会儿水凉了药效就不好了。”
    祁景宸看着她说话的模样,好似根本不在乎男女大防之事,不过就在她面前宽衣解带,好似有点不妥,“你转过去,我不习惯陌生人盯着我。”
    “矫情,真是麻烦。”唐婉转过身嘀咕了一句。
    康林这才帮忙解开袍子,帮他把衣衫尽褪,房间里只听到了一些细索的脱衣服声。
    “都脱了,一会药效上来阻碍皮肤呼吸就不好了。”
    康林手上的动作僵硬了一下,还是继续,祁景宸身子就是一颤,但是自己答应过她的三不许,所以为了治病,他忍。
    一声水花四溅,祁景宸坐在了浴桶里,背靠着唐婉,头发尽数披散在桶外,真是个妖孽,一个男人竟然长了一头乌黑的秀发,也不知道用什么洗发水,竟然光滑顺柔。
    先前在城里她就曾给他擦拭过,身子前后都有许多刀剑的结疤,据她猜测这人可能是个军人,或者说经常出生入死的武林人士。
    裸露在外的大半个身子就让她看的心里一颤,疤痕纵横交错,难怪他会说皮肉伤乃是小事,原来是人家司空见惯的事情。
    加了药材的浴桶水浑浊乌黑,唐婉其实也很不自在,但是被康林注目下,让她更加的紧张,“你出去候着,把锅里的水温着,我喊你,你就来加热水。”
    康林这次没等主子回话就应声出去了,因为他扫到主子脸色铁青,应该是在酝酿生气,肯定是觉得不自在了,自己站在这里如坐针毡,还不如做点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