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 有种性别叫做薛定谔(1/4)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天有息,地有脉,天地的呼吸吐纳之间,是万物的生长、流动、变化和消亡。
    石昆仑是大地灵脉汇聚之处所孕育而出的一块灵玉,从古至今,唯此一块。
    在化出可以随意走动的形体之前,这块灵玉便已经有了可以观察和感受外界变化的意识。
    在无法移动的那数万年间,对石昆仑来说,他认识万物的途径,便是他立足的大地。
    树木扎根其中,花叶飘落其上,动物们在地面上奔跑、生息、繁衍,昆虫钻入地底深处建造属于它们的王国,尸体腐烂,白骨化朽,巨石被风雨侵蚀成沙砾,沙砾又被重新塑造成巨石,流水来了又走,雨雪降落又升腾。
    大地上时时刻刻都在进行着惊天动地的变化,而这些变化又细微迟缓得无声无息。
    他见得多了、听得多了、感受得多了,自然是会有点回报的。
    石昆仑遁入大地,扩散灵识,边寻找该隐的行踪,边将方圆百里内的所有风吹草动尽数纳入感知范围。
    平时他脚踩大地,城市里气息驳杂不好分辨,但现在的他融入土地,就像游鱼回到了大海,很快就摸清了此方土地的灵脉分布,并且排查到了附近间恰好建造在灵脉上的教会。
    该隐周身那股血腥气很特殊,石昆仑锁定到其中一间教会,须臾间横跨了半个城市,从大地中钻出,现出身形。
    深夜,这间位于闹市正中的教会,反而比其他地方的教会更没有生气。
    站在大门前的石昆仑并没有看到该隐的身影,直到他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轻轻的抽气声,似是有人在咬牙忍痛。
    一步迈进门,黑洞洞的殿堂空空荡荡,两侧数排长长的木椅被模糊成了两团巨大的黑影。
    黑影当中的过道稍显明亮,一个瘦削的身影正扶着近旁的长椅椅背,黑衣破碎,两腿发颤,脊背微弯,双颊深凹,紧抓着椅背的手指像五截枯骨,落在地上的影子像是个畸形可怖的怪物。
    石昆仑试探着,又向前迈了一步。
    无事发生。
    看来这教会的被动防御是有特定的针对对象的。
    比如说,几步之外的吸血鬼该隐。
    石昆仑走近该隐,拿不准他现在是该调侃一下活跃活跃气氛比较好,还是严肃一点表达表达关切比较好。
    “滚。”
    该隐僵硬将脖子扭过一个刻度,好似他的颈骨是一块块上了锈的齿轮。
    石昆仑会滚吗?
    当然不会!
    不仅不会,他还要再靠近一点。
    在该隐还瞪着眼睛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石昆仑两步挤到他身前,一弯腰,双手将后一抓,直起身颠了颠调整位置,就把该隐稳稳背了起来。
    “你——!”
    温润的微光透出石昆仑的皮肤,将该隐笼罩其中,破碎的黑衣复原如初,如燕尾一般长长地垂落在地。
    掐住石昆仑脖子的十根枯骨也重新长出了血肉,树皮一样的皮肤滑嫩如初,白皙如葱根,指节分明,强韧有力。
    “放我下来!”
    该隐依旧掐着石昆仑的脖子,气急败坏地道。
    石昆仑转了转头,该隐就只掐住了一截粗玉柱,连个指痕也留不下。
    “真的放你下来,我怕你走不了两步就得当场去世。”
    石昆仑呵呵一笑,背着该隐向殿内末端的祭台走去。
    “那也不关你的事!”
    该隐还在挣扎,可惜他本就虚弱,刚才逞强闯了进来,又被这里的威压排斥,生机严重流失,就连维持外表的余力都没有了,哪里还能从身强力壮的石昆仑手里挣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是女神我无所不能》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