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 那个到底指的是哪个(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杜仲并没有离开太久,他毕竟才毕业没多久,很多事情上还处于学习阶段,尤其是在与病人家属打交道这方面。
    他还保持着学生时期与人交流时要有理有据逻辑清晰的思维习惯,欠缺了一点态度上的难得糊涂,偶尔还是会跟病人家属发生些小风波。
    走出病房,穿过颜色单调的走廊,干净明亮的窗前站着两个男人,吸引着路过的年轻护士的目光。
    杜仲看到了该隐和石昆仑,他们两个人却没有看见他,或许,看见了也只当做没看见。
    “我一向很不喜欢医院这个地方。”该隐看着窗外道。
    “那个库房也不喜欢?”石昆仑问。
    “不新鲜,影响口感,而且生命力流失得太多,没有什么营养。”
    石昆仑好奇道:“新鲜的那些,有营养的也不多了吧?烟酒药物化学品都超标了吧?”
    该隐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生命力是个抽象的概念,我们这一族的灵性是‘掠夺’,掠夺生机,不是吸收消化。”
    顿了顿,该隐抿嘴:“灵性这一点,最早还是阿初告诉我的。”
    “唔我其实一直都很好奇一件事,你那个什么过,阿初吗?”石昆仑看看左右,隐晦地问道。
    该隐的脸上立刻露出些许回味:“就一次,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舌尖轻轻一碰,就让我觉得浑身上下舒爽到要爆炸。”
    那是他曾经品尝过的最甜美最甘醇的血液,比一滴也多不了多少的一小口,却让他觉得有无穷的力量充盈了全身。
    为了再尝一口,当年的他想尽办法要将阿初这个独一无二的极品美味留在自己身边。
    石昆仑的手在身侧握成了拳,青筋迸现。
    阿初的脾气真是太好了,竟然没把这只死蝙蝠给拍死?
    好奇的人是他,但是,生气的人也是他。
    余光扫到鬼鬼祟祟的杜仲,石昆仑问该隐:“那你这次来找阿初,是为了再尝一尝她的味道?”
    该隐有些遗憾:“当然要争取一下,毕竟我谁都有私心。”
    阿初的血液蕴藏着庞大的生机,这正是现在的他所急需的,不过,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不会被她推开的拥抱的机会,他也会努力按捺住这点心急。
    杜仲走远了,但石昆仑确定,该听到的东西,他都听到了。
    顾及阿初,该隐不会对杜仲肆意下手,而杜仲一定会密不透风地对该隐严防死守,刚好,没他什么事。
    呵呵呵。
    杜仲进门,宋初立刻察觉到了他脸上划过的一丝尴尬和心疼。
    “怎么了?”
    “没、没什么,”杜仲扭过头轻咳一声,转过来时已经管理好了表情,“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事,”宋初直奔主题,“我们来说说当年的事情吧。”
    宋初给出的解释,不出所料地让杜仲难以相信,更难以接受。
    他想说封建迷信要不得,但又在宋初给出的从小到大所经历的一桩桩案例面前节节败退,无话可说。
    就算再怎么在内心呐喊这不合理,这不合逻辑,这无法解释,杜仲也不得不承认,他越来越相信了。
    因为那为期一天的恋爱关系实在充斥了太多意外,公交没油地铁停电,鸟屎从天而降,狗屎埋伏路边,还有他好心给一位带小孩的新妈妈让座时,竟然被尿不湿里漏出的排泄物给蹭了一身,随后打算吃饭时要么是后厨停水,要么是服务员打架,要么是汤里喝出老鼠崽、菜里吃出脚指甲,在街边买杯奶茶,都能碰到塑料杯卖光制冰机故障。
    那个时候,他以为这是自己的问题,被宋初甩了以后又是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是女神我无所不能》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