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 妖怪小说里怎么可能没有狐狸(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老阿姨收了眼泪,转身向后走去,脚步匆匆,大概是突然想起了家里灶上烧水的炉子还没关。
    宋初只是微微偏了偏头,听到她沉重的脚步声远去,就把这位偶遇的陌生人抛在了脑后。
    到了后山,宋初回忆着昨天的路线,缓步深入山林,在本该出现那片鼠尾草花田的小山谷谷口,看到了并肩而立的石昆仑和该隐。
    这两人面朝山谷应在的方向,正在小声商议着什么,察觉到她靠近,双双回头,又双双在嘴角噙起了一抹笑。
    宋初犹豫了一下是该握手还是抱拳,最终还是干巴巴地问了句早上好,友好微笑,点头示意。
    这个微妙的距离感,实在不好把握啊。
    石昆仑眼中精光一现,两个眼睛就变成了两个led灯泡,宋初立刻有种被扫描全身的感觉,警觉地向后退了两步。
    凡人打招呼的礼仪可不是这样的啊你这万年老妖怪!
    下次提前亮个提示灯行不行?
    扫描完毕,没有任何异常。
    灯泡熄灭,闪了闪,又变回了两颗黑白分明的温润眼球。
    石昆仑直视她的眼睛,国字脸上露出一个憨厚的微笑
    ——或许有些致歉的意思,也或许是在问好,似乎还有点遗憾,但搭配上他那张浓眉大眼、棱角分明的脸,任何表情都多了一股土味憨气。
    宋初不由抿嘴轻笑。
    他并没有恶意。这一点她还是能够判断出来的。
    石昆仑和宋初的些微眼神交流,惹得该隐十分不快,出言打断:
    “你昨日来到这里,那位姓柳的小道士用香包作为媒介,买走了你的梦,后来应该是受到反噬陷入险境,无计可施之下让香包自燃,试图切断联系,以便从你的梦境中脱身。”
    “啥?”
    信息量过多,宋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等到该隐将修梦者和买梦这两个概念大概描述了一遍后,宋初想了想,问道:
    “既然交易成立,我的梦已经被他买走,那么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也会做噩梦?”
    “那不是噩梦,而是往昔的记忆重演。”
    该隐纠正道。
    “梦被买走,梦境成为空白,就会抽取记忆里最深刻的一段往事反复重播,直到这个人的精神力量恢复到可以再造出新的梦境。”
    宋初想到刚才遇见的那位老阿姨:
    “一般来说,痛苦的记忆往往是最深刻的。”
    “对,所以很少有人能在被买梦后恢复正常,除非这个人意志特别坚定,心境特别豁达。”
    该隐认同了宋初的猜测。
    “那他可是买走了不少人的梦,一直都没有什么名门正派来管管?这永福寺也算是个,呃,有点神通的地方吧!”
    说到这里,宋初恶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
    昨天莫名其妙闯入念经大会的遭遇她还没忘呢。
    石昆仑又一个憨笑,特别真诚,也特别无辜地看向该隐,一副以该隐的意思为主的架势。
    该隐内心暗骂一声奸猾,清清嗓子,开口解释:
    “我们只是想抽取一下这里汇聚的信仰之力,帮你破除身上的封印而已。”
    “帮我?呵呵,我可不觉得这是在帮我,是吓唬我才对。”
    宋初作柔弱状,捂着胸口,楚楚可怜地看向两人:
    “两位大仙,麻烦你们以后再打算对我做些什么的时候,提前跟我打声招呼好吧?不管是要搞掉什么封印,还是趴在我床底下偷窥!”
    石昆仑的目光立刻变得犀利,钉子一样射向了该隐,仿佛这两件事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是女神我无所不能》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