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 眼见耳闻都不一定可信(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推门而出的,正是那位摆摊解梦的老道士。
    见到对方,宋初和那老者俱是一怔。
    宋初有些高兴,老者十分意外。
    没想到这小木屋里真的住了人,刚刚发表了豪言要推广宣传这里当网红的林诺就有点尴尬了。
    这要把人家正在住的屋子开发成观光景点,让一批批游客来这里咔嚓咔嚓拍照,怎么想好像都不太厚道。
    转身就走也不太好,他和宋初也算是为了找这老者才走进这深山的,两人便直接沿着花田里的小路走了过去。
    鼠尾草花开艳丽,似晚夕霞光下的紫云降世,两人走了几步便发现,他们脚下的石子路也不是用普通的碎石铺成的。
    或是珠白,或是透明,淡蓝色的光晕凝固在其中,像是被截留下来的一缕月光。
    这花间小径,便是用无数拇指大小的月光石铺成的。
    林诺有些怀疑却不敢确信,放慢了脚步,谨慎地打量着木屋前那位仙风道骨的老者。
    走在老者面前站定,宋初按照道家的规矩行礼,林诺有样学样,依葫芦画瓢,不太规范但也恭敬地见了礼。
    见他们两人神色恭敬不似作伪,一路走来讶异之色满面,更像是意外踏入此地,老者的态度明显软化了一些,犹豫了一瞬后,错开身子,笑着邀请两人进屋坐坐。
    浓郁的草木香味扑鼻而来,适应了一会儿陡然变暗的视线以后,宋初和林诺只觉得这屋子里十分空旷。
    角落里的石台上铺着一张草席,地上摆着一个陈旧的蒲团,蒲团前是一张矮小的方石桌,上边放着一个烛台和一个瓷碗。
    烛台上是蜡烛半根,瓷碗里有清水少许。
    与简陋的家居陈设相比,木屋四壁的装饰可谓是华丽无比。
    各种形状的绿叶扎成的帘子从屋顶上垂下,还有一束束粉白、橘黄、金黄和雪白等各色花朵夹杂其中,开得正艳。
    粉白的像绣球,雪白的像满天星,金黄的五瓣耀眼,橘黄的倒像是野菊花,不过宋初恰好认识这最后一种,这是金盏花。
    金盏花、百里香、雏菊、茉莉
    一一辨认出较为常见的几种植物,宋初不着痕迹地扫了那老者一眼。
    这老头是个花草匠?
    等到眼睛完全适应了小木屋里的光线,他们二人也看得更清楚了。
    那个应当是床榻的石台,其实是一整块红绿两色相杂的大石头,石台两边还堆着其他大小形态不一的矿物,深紫色、淡紫色、火红色,还有一种看似透明却在光线下透出幽蓝。
    这世界上颜色相近的岩石矿物太多,宋初和林诺都不敢在第一时间妄下判断,哪怕那紫色的石头真的很像是紫水晶,火红的石头又与红玉髓的特征很像,而最后那堆应该就是门外用来铺路的月光石。
    因为,这些石头都太大了,颜色太纯净,看不出有一点杂质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天然形成的。
    “一点私藏,让两位小友见笑了。”
    留意到他们二人的目光,那老者捋着胡子,笑道。
    “那些都是什么石头,看着还都怪好看的。”林诺立刻顺杆爬,问道。
    “我所知道的名称,恐怕与你们所知的名称不太相符,比如说我的那张床,我们一般称它为春霞石,你们似乎是叫它什么花岗岩。”老者答道。
    “我们?你们?”宋初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呵呵,小友,你最近应该接触过我们的世界吧。”老者笑眯眯地看着宋初。
    林诺看看她,又看看那神秘的老头,摆弄着手机里的图片处理软件,转身出门:
    “我去外边转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是女神我无所不能》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