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六十四章 质问(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楚鹿人刚刚接近归海一刀,他便双眼通红的瞪了过来,仿佛猛虎要择人而噬。
    “呔!可是你坏了达摩洞中的佛影?害得圣姑至今昏迷不醒!”楚鹿人喝问道。
    调整心态中的归海一刀,被楚鹿人这么一喝,顿时也心虚了几分,眼神挣扎道:“我……”
    楚鹿人一看是他更心虚,顿时扯着他的衣领就要拖走。
    不过就在这时,只听书架后面传来一阵整理书籍的声音,同时一道苍老的声音道:“阿弥陀佛,达摩洞的佛影,不是归海居士弄没的,而是归于有缘之人……楚居士不是应该再清楚不过?”
    楚鹿人闻言,顿时紧张起来。
    又是在楚鹿人内守“明玉台”时突然出现,想来就是扫地的无疑!
    “不是他弄坏的,盈盈为何受魔气所冲晕倒!”楚鹿人揪住了这一点。
    老和尚无奈道:“圣姑昏迷,的确是达摩洞的变故导致,老僧当时只来得及稳住洞中佛影,以免常年积压的魔念彻底暴乱,可惜还是让圣姑遭了池鱼之殃……阿弥陀佛。”
    果然当时他出手了!
    楚鹿人想了想之后,直言问道:“敢问大师,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介念经僧,当不得大师之名……”扫地僧倒是很谦虚,他若是念经僧,那其他和尚怕是经都不会念。
    说着,这老和尚慢腾腾的走了过来,在归海一刀肩膀上拍了拍,小声提醒道:“抱元守一,戒嗔戒躁。”声音中有股令人心神安定的力量。
    将刚刚被楚鹿人撩拨得心念不定的归海一刀,重新安抚了下去。
    楚鹿人看似不在意,实则一直保持着的正中轴对着老和尚——甭管防不防得住,反正真的要动手的话,楚鹿人肯定是以最佳状态在面对。
    扫地僧不可能感觉不出来这一点,不过也并没有什么表示,而是仿若不觉的继续和楚鹿人,说起了北少林后山当时发生的事情!
    当时的确是归海一刀,刀劈禅宗佛影,引发了达摩洞的动荡。
    扫地僧未能及时制止,不过在情况发生时却立即赶到,先制住了归海一刀,接着控制住了佛影的溃散……
    北少林达摩洞中的佛影,因为历代许多高僧的心魔,都是在此消弭,同时自身禅意也延续着佛影。
    久而久之,外在看不出什么,实则佛影已经成了镇魔之处,一旦佛影有失,则其中的贪、嗔、痴都将爆发出来,阖寺僧人都有走火入魔的风险!
    故而扫地僧也顾不得太多其他,随手制住了归海一刀后,便在佛影前坐下……
    不过当时历代无数高僧的贪、嗔、痴,已经泄露了一缕,分别归于当时在场的鸠摩智、归海一刀,还有任我行。
    鸠摩智本是密宗大宗师,之后由密入禅,佛学造诣深厚,然而却贪恋武功与权势,不得解脱,可谓一个“贪”字……
    归海一刀为父仇所累,又修炼了本就影响心性的“雄霸天下”,在剑惊风、麒麟子乃至于空智以性命化解之后,依旧恨意难平,可谓是“嗔”……
    任我行残暴无度,只知道顺我这昌、逆我者亡,徒有野心,而能力远逊,宁愿身心俱创,也认不清自己,可谓是“痴”……
    在魔念之下,三人立地成魔,扫地僧只来得及救下归海一刀身边的上官海棠。
    这时任我行与鸠摩智狂乱之下,离开了达摩洞,而晕倒在洞口的任盈盈……幸而任我行在魔念之中,尚有一分人性,不仅没有加害,而且制止了鸠摩智。
    两人入魔之后,更加能感觉到扫地僧不好惹,在洞口稍一争执后,两人便纷纷离开。
    反而归海一刀因为入魔已久,更加习惯一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