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一七0章 怎么滴吧(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臭小子,我说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
    “啊,疼疼疼……”
    “疼就对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刘氏一边揪着席云飞的耳朵,一边止不住气的教训着。
    不过,明眼人一看,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嗯,表演痕迹很重。
    嘴上虽然是骂骂咧咧,眼角却是不住的往屋子里瞟。
    看到木紫衣走出来,刘氏手上的力道赶紧又加重了几分,色力荏苒的喝骂道:“臭小子,小小年纪就学会夜不归宿,昨晚紫衣等了你一宿,一碗醒酒汤都热了七八趟,你个没良心的混小子,气死老娘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哎呀,紫衣,你怎么还在这里,快去睡一会儿,小心别累坏了身子。”
    木紫衣神色淡然的走到席云飞跟前,瞥了一眼委屈巴巴的席云飞后,笑着与刘氏说道:“没事的,我在屋里趴着睡了一会儿,倒是不怎么困。”
    刘氏心疼的搂着木紫衣,伸手抚着她光洁的额头:“那怎么行,趴着睡容易着凉,让我看看,还好还好,没有着凉,不过啊,也不能大意,一会儿我给你熬一碗姜汤去去寒气。”
    面对刘氏关切的言语,木紫衣乖顺的点着头,如果不是她时不时瞥一眼席云飞的话,席云飞差点以为自己逃出生天了,都要给亲娘点赞了都。
    “伯母,你跟刘姨先去忙吧,我有话跟二郎说。”木紫衣开门见山的说道。
    刘氏闻言一怔,心虚的看向席云飞,给他投去一个‘耗子尾汁’的眼神。
    然后就跟刘英双双离去了,丢下某人在风中瑟瑟发抖。
    木紫衣亲自将刘氏姐妹二人送到院门口。
    “先进屋。”
    木紫衣回身走到席云飞身边,冷冰冰的丢下三个字,径直走进了屋内。
    席云飞看着她略显疲惫的背影,心里没来由的难受。
    刚刚母亲说她为了等自己,在屋里守了一夜,估计是想如往常一般,亲自喂自己喝醒酒汤吧。
    唉,我真是混蛋啊。
    默默跟着进了屋子。
    果然在桌子上看到了一碗凉透了的醒酒汤。
    木紫衣走到煤炉旁,将膛门拨开,蜂窝煤瞬间更旺了几分。
    席云飞站在一旁不敢出声,脑海里仿佛看到木紫衣拿着烧红的铁钳要对自己行刑的画面。
    “进来。”
    回过神来,木紫衣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了内室。
    席云飞深深呼了一口气,暗道一声死就死吧。
    绕过屏风。
    席云飞脚步猛地一顿,鼻腔顿时酸酸的难受,眼睛里好像也进了沙子。
    “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衣服脱了,那曲江阁的姑娘也太不懂事了,看你身上臭的。”
    席云飞痴痴的看着她,双眼渐渐湿润,主要是被感动的。
    面前的浴桶里放满了热水,袅袅蒸汽弥漫,湿了他的视线。
    木紫衣双手的袖子挽到手肘处,露出一截莲藕般洁白的手臂,伸手探了探水温后,绣眉微微蹙起,拿过煤炉上的水壶,又往浴桶里加了一点热水。
    再次试过水温后,少女略带倦色的双眸才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意,见席云飞还傻乎乎的站在原地发呆,没好气的走了过去。
    “快脱了洗洗,身上都是酒味和汗味,你不嫌熏得慌啊……嗯,衣服倒是洗了。”
    木紫衣自顾自说着,将席云飞的外套脱下来,挂到一旁的屏风上,又来解他的腰带。
    席云飞低头看着她,心里难受得不行,木紫衣越是这么温柔的对他,他就越难受。
    他宁愿木紫衣掀翻醋坛子,也不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唐第一村》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