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8章 叹一口气(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书房里,温章站在书案前,备了纸张,仔细研墨。
    这书案是给成人用的,以温章现在的身高,若是坐着,还够不到案面。
    府里自然也有给他这个年纪用的书案,有长辈们小时候用的,珉哥儿前两年用过的,但温章不喜欢。
    他自小就是站着练字。
    更小的时候,他拖鞋站在椅子上练。
    长年累月,已经成了习惯。
    现在,不用垫椅子了,可以脚踏实地站着写了。
    温章把今日询问孔大儒的话,一五一十地写给温宴。
    他能旗开得胜,并不是他有多么过人的地方,而是,他岁数小。
    同样的话术,若是其他人与孔大儒说,大儒势必会三思再三思,不会轻易着了道。
    偏温章是个十岁出头的小小少年,书卷气再重,脸上也稚气未脱,如此才让孔大儒放松了。
    写好信,吹干后装入信封,封上火漆,温章将信交给了温鸢。
    温鸢会与其他家书一块,送往京中。
    温章回到屋子里,趴在桌沿,支着腮帮子想:下回去见孔大儒要说什么呢
    他还是挺喜欢孔大儒的。
    大儒让他觉得亲切,就像外祖父一样。
    今儿诓了孔大儒,再去时候,恳切赔个礼吧,暂且也没有其他法子了。
    少年温章叹了一口气。
    离临安城远远的归德府,青年戴天帧亦叹了一口气。
    他的运气不错,因着先前工部、兵部官员调动,地方上的官员也抽调了不少,便没有等缺多久,就辞别了暂居的燕子胡同众人,到归德府赴任了。
    没有多久,又赶上蜀地清洗,柳仁沣被清算,湖广官员也跟着轮换,其他地方上继续抽调人手,他半年前才出考场,在这里当了几个月的通判,又迅速成了同知。
    论官运,戴天帧十分可以了。
    而且,他的上峰宋秩为人耿直,政务上很有一套,也愿意教导手下初来乍到的新人,跟着他做事,能学到很多东西。
    唯一让戴天帧一言难尽的是,宋秩为人太亲切了。
    刚到归德府赴任时,两厢还不熟悉,宋秩只展现出了一个和善的上峰的脾气。
    待几个月相处下来,宋秩知道戴天帧的“背景”,就更加热络了。
    你小子与定安侯府熟悉?府里姑奶奶是嫁给霍家公子了吧?他们两夫妻,我也认得的。
    你和霍大人家的公子是同科,私交也不错?我和霍大人也是旧识,我以前去京里时还拜访过呢。
    霍四公子的夫人养的那只猫,我头一回见到这么浑身通黑的猫,脾气还不小,真是有趣、有趣。
    是了,上一次啊,他们夫妻来归德府来船,我是没有想到,那船里竟然夹带铁器。
    四公子、我那贤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御刀就这么定在武安规的咽喉,他胆子是真的大啊!
    御刀,那是御刀,他当飞刀使!贤侄回京之后,皇上没有为这个说他?
    无论是官场还是私下结交,若两者之间有都认识的人,说说他们的事情,就能快速熟悉起来。
    话题都是这么来的,
    宋秩照顾下属,想让戴天帧快速融入归德府衙门,自然会时不时说起来。
    戴天帧对此,只能苦笑。
    他不好意思告诉好心的上峰,那只脾气不小、十分有趣的黑猫,来归德府时,品级比他的还高,而现如今,更是已经超过了宋知府。
    他也不好说,宋秩一口一个“贤侄”的那个,京城里没有会那么叫。
    之前有一位初入京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