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羡慕(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周老大头疼的很,“兵部尚书的孙子和亲家的侄子两人都在庄子教书,今日不知道二皇子带了人去庄子,有位公子言语不当,出了庄子更是发生了口角,几人就打了起来。”

    竹兰一听,“你回来了,他们呢?”

    周老大,“已经各回各家,二皇子知道是兵部尚书孙子就做主让纪大人道歉,儿子送他们入了城就回来了。”

    竹兰,“纪大人?”

    “二皇子带纪大人去的庄子,礼部官员。”

    竹兰想着问问二儿子,“二皇子处理了,你还担心什么?”

    周老大长出口气,“儿子担心日后这样的事不会少,最近想去庄子教书的公子不少。”

    竹兰瞪着大儿子,“你以为这哪里?打架一次就够了。”

    周老大摸了摸额头,“是儿子想差了。”

    竹兰又问,“最近二皇子时常去庄子?”

    周老大点头,“还给孩子们上过课,皇子都博学,儿子听了一节课有些意犹未尽。”

    竹兰心想皇上没阻止,就是放任的意思,想到书仁的话,叹了口气。

    周老大疑惑,“娘,怎么了?”

    竹兰幽幽的道:“庄子改变就没娘什么事了。”

    周老大也沉默了,因为娘管着孤儿们,他没事就在几个庄子,庄子的牲畜他带着孩子们养的,田也是他看着种的,他看着庄子一点点建设起来,也是有很深感情的。

    次日早朝,周书仁与李钊一起离开,林大人今日没上朝,否则就是三人一起。

    李钊拢着披风,“这天真冷。”

    周书仁低着头走路,免得嘴里灌风,“寒冬腊月最冷,你多穿些我们不年轻了。”

    李钊比周书仁大上不少,感念自己老了,“昨日下衙门,二皇子亲自与我说了打架之事。”

    周书仁,“猜到了。”

    兵部尚书,二皇子拉拢还来不及,怎么得罪,果然亲自去解释了。

    李钊伸出手接雪花,羊毛织的手套真暖和,“吴鸣还真有本事,羊毛手套比皮手套灵活。”

    周书仁,“皇上给你的?”

    “嗯。”

    周书仁没得到,不是皇上不想给,而是他不缺,他有孙子和吴鸣孝敬的。

    李钊缩回手,“二皇子在礼部,庄子该变会有礼部管,你没什么想法?”

    周书仁,“你有想法?”

    “没有,我年轻的时候就没参与过,现在老了更不想参与进去。”

    周书仁听的明白,李钊说的是皇位之争,“庄子如何全凭皇上做主。”

    李钊低声笑声,“你果然最清醒。”

    该舍的时候毫不犹豫舍了,从不会觉得管理庄子就是自己的了。

    周书仁踩着积雪,“你不也清醒?”

    否则皇上继位这么多年为何不换兵部尚书,不是没有合适的人选,而是李钊够清醒,皇上信任李钊。

    不过,李钊年纪不小了,该动一动了,不自觉的眼底带上了羡慕。

    李钊乐了,“你羡慕我什么?应该是我羡慕你才是。”

    周侯府出色的子嗣不少,坏也坏在孩子个个不错,资源不够的情况下,并不能给每个孩子谋前程,但周侯府就是能折腾,现在又为孙子折腾出资源!

    周书仁幽幽的道:“我在户部待了十几年了。”

    李钊明白了,他老了可以挪位置了,而周书仁不行,这些年天气异常,户部要有人守着,哪怕京城的官员嫉妒周书仁,也必须要承认,没有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