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寻人未见(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孙川要收我为徒,我一时不知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只是一个修钟表出身的人。苏毓给我讲过的故事浮上我心头,如果我猜得没错,孙川之所以能成为中医,大概是因为他拿走了苏家祖传的一本奇书。

    苏毓也没说清楚,这本奇书里究竟有些什么样的内容。不过我揣测,这本书里一定有过人之处,要不,孙川什么根基也没有的人,怎么会成为名医?

    孙川收我为徒,难道是要将这本奇书传给我?

    可是我是学西医的,对中医了解得非常有限。中医理论在我们西医这一块很多地方说不通。崇尚中医的人,认为西医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而中医恰恰相反,只是疗效缓慢,没有西医那般立竿见影。

    我们京都医科大有一个专门的中医学院,但我知道,中医学院一直就不是学校的重点科目,只是因为应景的需要,才勉强设置了这一学科。

    一直到我送孙川回宾馆,我都没表态做不做他的徒弟。

    孙川也没再问,只是邀请我第二天陪他去访一个老友。

    一切毫无悬念,我知道孙川要访的人是谁。

    二十多年过去,火车站早就物是人非。原本逼仄的街道早就变成了宽敞的大街。孙川记忆中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他连当年租住的苏家小楼都没找到。

    我跟在他身后,沿着街道来来往往走了几遍。问了许多人,都不知道这里曾经的钟表小铺。

    他站在街边,茫然地看着来往的人流,低声嘟嚷着,满脸的失望与沮丧。

    我心里一软,没忍住,过去轻声问他:“孙老,您要找的人,是不是一个叫苏桐的人?”

    他显然吃了一惊,愣愣地看了我好一会才问道:“你认识他?”

    我摇摇头说道:“不认识。”

    他失望地叹口气,喃喃道:“也不知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我冲动得想告诉他,你要找的人就在这座城市。但我强行忍住了,既然苏毓都没将这个消息告诉孙小鹏,那么一定有她的考虑。我一直不相信苏毓与孙小鹏没有联系,孙小鹏来岳城投资,就是冲着苏毓来的。

    岳城的变化很大,孙川当年的记忆几乎找不到原来任何一点痕迹。他一路走,一路指着路边的建筑物告诉我说,这里原来是邮电大楼,这里是旅社,这里又是什么。

    他说的这些地方,如今都是一栋栋高大的楼房。原来低矮破旧的房子,早就不见踪影。

    中饭我们就在一家小小的面馆吃面,孙川吃着吃着就流出泪来。

    我没敢去安慰他,我知道此刻无声的陪伴才是最好的安慰。

    余敏给我打电话,问我们在哪。我告诉她在火车站后,她很快就过来了。

    余敏一来,便横挑鼻子竖挑眼地教训我,埋怨我带她父亲在外面闲逛。我心里来气,回了她一句道:“你再指责,明天我不来了。”

    孙川便不高兴了,说道:“李乔,你现在是我徒儿了,你不陪我,谁陪我。”

    我哭笑不得,我明明没答应做他的徒弟,他怎么还当着女儿的面说我是他徒儿呢。

    果然,余敏惊异地看着我问:“我爸什么时候收你做徒弟了?”

    我嘿嘿地笑道:“爷们的事,你操心干嘛?”

    余敏气恼地瞪我一眼,撒着娇嚷道:“爸,你怎么收他做徒弟啊?我是您亲女儿,你不收我,你收他。”

    孙川慈祥笑道:“傻姑娘,你是女孩子,再说你学的是经济,就是收你为徒,你又能学到什么?你看人家李乔,正宗科班出身的小伙子,人又长得精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