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4 章(1/4)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站立着,宛如时刻都站在巨大的黑鸟的翅膀下,头顶或许有光,可我只有脚下的大地。  那黑鸟真的来过吗?  明明我立于大地之上,已经被黑色的羽毛染得漆黑。但若是要开口问,我依然会说不曾见过黑鸟。  →→→→→→→→→→→→→→  假期并不是出口,这一点她很是明白,无论是来自川口和也的漠不关心还是川口由纪的软性施压,都只是那些无关痛痒的伤疤的某一条而已。  中学一年级第一学期的成绩单早早便寄到了家中,并不是一位数而是两位数的年级排名在母亲的眼里是羞耻的印记,但川口由纪从不曾发怒,只是当着她的面将成绩单摊开,用故作负责任的语气温柔地逼问一句:「渚沙,你平时都在做什么?」  低下头用左手按住右手臂上的痕迹,她缓缓道出:「对不起,是我不够认真。」  「想要画画可以在家里画,」川口由纪握住她的手,「妈妈找了很多人才帮你争取到这个补习的名额,渚沙要努力才行啊,妈妈相信你,你很优秀的。」  悄悄瞥了一眼在阳台上抽烟的父亲,这个家似乎和他无关一样,就像上帝突然抽了三张牌,把他们组合在一起,硬是取了川口这么一个名字,可是谁说的以同名相称的就该是家人呢,而且家人之间就当存在这些无意义的期待值和信任感又是由谁规定的呢。  「谢谢妈妈。」将眼神收回来,她看向川口由纪并附带了一个微笑。  川口渚沙到底还是个中学生,她不会相信这一生能只握着画笔就获得圆满,但若是像母亲要求的万事都要做到优秀的话,她自认自己有大限,努力了也不可能成为第一名,可她不会因此不去回应母亲的期望。  ——我是普通的,是平凡的,是众生万象之一。  回到房里和往常一样支起画板时,才发现惯用的画笔似乎不在包里,低头用手指撩过长发,呼吸稍稍急促了一些,川口用没有情绪的双眼诉说着某种不安,也许他人看来很可笑,但她总觉得自己能听见画笔在说话,与颜料与画纸触碰的每一笔都是故事的一段,丢失了笔就像是从她的故事里抹杀了一个说故事的人,这也是一种杀人。  可她不想这样杀人。  显然不会是她们拿的,否则应该所有的笔都不见了才是,一定是自己什么时候疏忽了,她把书包翻过来,将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倒出来,并无所获。  它会掉在哪里呢,还是说只是缘分尽了。  带着并不安宁的心她摸出铅笔在速写本上画起了傍晚时那个骄傲的少年的背影,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能让她真的平静下来的话,那应该只有画画这一件事了,她甚至可以耐心地描绘着每一根发丝,因为她希望能够画出她看到的那份溢出的意气风发,越是不能拥有越是想要描画,是她的野心,也是她的期待。  再翻过一页,她三两下勾出一个墓碑的形状,接着又画出了有什么埋在地底的样子,更细节地画下去,那棺木中躺着的是微笑着的少女,长发遮住了眼睛,包裹住了身体,能看清的只有上扬的嘴角,仿佛只是顺手一样,她在署名Sin的上面,用鲜红色的笔写上了一句「丢了自己」。  毕竟是杀了人,总是要为讲故事的人奠基的。  只不过这一日的画比先前任何时候都要有热度,才上传不过五分钟,川口眼见着转发的数量就超过了以前的许多作品,本以为是假期第一天的缘故,可评论里很多人还偏偏提到了求生者的新作,想起那时这个人的评论,她出于好奇心点开了求生者最新的一条动态。  画纸上用大面积的蓝铺色,像是深海又像是无尽宇宙,漩涡中心本以为是漂浮着的船,细看却是白色的棺材,里头盛满了鲜红色,有个人影若影若现,除了一双紧紧抓住边沿的手。被这种强烈的吞噬感与窒息感一瞬间笼罩住了全身,川口盯着画中的那双手,泪珠不受控制地从眼睛里滚出来。  ——你们都没有看到吗,这是在求救啊。  他们看到了她画里的墓碑,就以为她在描绘死亡,他们看到了他画里的棺木,就以为他在讲述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网王]灯塔(越前相关)》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