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2、重生者判我有罪二十(1/5)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白黎头发乌亮, 原本水润的眼睛如今还残留着惊惧,看见清虚真君那一刻,睫毛一弯, 如清晨的花儿倏然沾上了露水。

    她和云月玺的长相气质截然不同,云月玺站在暗处,什么都不需要做,身上便透出璞玉般的冷质,而白黎, 在容貌气度上有碍, 却愣生生靠着极纯真的笑, 能透进人的心底。

    白黎见到清虚真君刹那,眼里的孺慕仿佛沾着点儿别的什么,像一池跃动的春水, 表面上水波不兴,但任谁也能见到底下春水流动。

    云月玺有原身的记忆,算是最了解白黎的一个人, 现下她眼眸微利, 单手执剑, 哪怕一句话不说,白黎眼中的春水触到她的视线, 也无端觉得心里发虚。

    白黎眼神闪烁一瞬,嘴角漾着的笑意也微僵。

    但下一刻,她又觉得自己没什么好怕的,她是师尊最喜欢的徒弟, 有这样的孺慕之情,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白黎如娇花一般,气喘微微,若受了极大的惊吓,欲跌进清虚真君怀抱。

    “师尊……”白黎一见到宽仁儒雅的清虚真君,那股泪意,是真的憋不住,但是她又不知此情此景,她能对清虚真君说什么。

    白黎刚才夺命奔逃,虽然一个黑色妖兽都没看见,但是树影幢幢,夜色漆黑如冷墨,透骨的寒风吹在她身上,让她陷入一种凄惶无助的境地。

    白黎总觉得她要死在逃命的路上,她不禁想起她的前世,她在死之前,唯一一个保护了她的人是清虚真君。

    清虚真君的音容出现在白黎脑海里,让她有如朝圣一般,暖流流经她的四肢百骸。

    师尊……

    白黎要扑进清虚真君怀中,清虚真君虽疼爱她,却到底想着她这么一个正值妙龄的女弟子,总要避嫌。

    清虚真君向后退开半步:“黎儿,你们碰到了什么,可曾安好?”

    他眼中那股毫不掩饰的关切让白黎差点落泪。

    两人师徒情意融融,云月玺在一旁尽收眼底,她下意识不想挨这两人太近——

    一个妖精,要开始诱惑圣人了。

    云月玺面冷但通透,在身旁的人尚且无知无觉时,她便隐约可窥端倪。

    白黎好想站到清虚真君的身侧,但是不行……她现在搜肠刮肚,想要得到师尊的怜惜。

    没有比示弱更好的办法了。

    师尊喜欢那样。

    白黎泪意涟涟:“师尊……徒儿谢师尊关怀……适才徒儿和其余师兄们,遇见了黑色的妖兽,这妖兽徒儿之前从未见过,便被它所伤……对了,师姐当时也在那里,只是我们修为低微,许是会连累师姐,故而,师姐先走了。”

    白黎现下稍稍镇定,控诉云月玺的话语也就改直白为含蓄。

    清虚真君果然对云月玺生了不满,到底是同门,平日再怎么闹也就罢了,生死攸关之时,怎能一点情意不顾

    他当即不赞同地看向云月玺,却见云月玺一脸冷漠,冷冷地朝他看过来。

    清虚真君从云月玺的脸上读出:看我做什么,是我做的,你能拿我怎样这几个字来。

    他之前最沉稳听话的徒弟,如今不显山不露水,却成了最叛逆的徒弟。

    是啊,之前在黑色妖兽追来时,她连她这个师尊的命都不在乎,更别说白黎了。

    白黎等了半天,等清虚真君责骂云月玺,却没听到预想之中的声音,她抬起头,见到清虚真君脸色隐隐有些复杂,白黎小声:“师尊……”

    “师尊……”

    白黎又叫了一声,还是没得到清虚真君的回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穿)女配的打脸日常》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