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20 0章(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孟建被道人死死压在身下,正努力着想挣扎起来逃跑时,孟晓的声音自头顶传来,尔后一股大力将好不容易撑起一点缝隙的他又压了回去。

    他愤怒地抬眼看去,只见曾经阴沉内向,被打也只是默默承受的孟晓威风凛凛地一脚踩在道人的腰腹上,把他与道人齐齐钉在了地上,半分动弹不得。

    孟建大怒,“孟晓你个死妮子,我是你老子,你竟然特么的这么对我,是想要天打五雷轰吗!?”

    刚才那一脚的力气太大了,他甚至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移了个位,痛得直想骂娘,他咳嗽了几声,见女孩儿还未移开腿,立马咋呼道:“打老子了!女儿打老子了!老子要是早知道你是这么个玩意儿,当年就应该掐死你!”

    他这并不是放狠话,在十几年前的这座海滨城市里,民风还十分愚昧落后,法律执行力又不够,因重男轻女思想而死亡的女婴不计其数。

    孟建便是个重男轻女的忠实拥护者,在孟晓刚出生时,他就想过要把这第三个女儿弄死,却被高静曼以死相阻,才不得不放弃。

    若不是因为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娘们,他今日也不会如此狼狈。

    他恨恨地在心中想,打算等这次逢凶化吉后就往死里打一次高静曼,让她知道什么叫天,别整天没事儿瞎作。

    娘们儿就应该听爷们儿的!

    孟建心念一转,便打定了主意。

    他其实一点都不担心自己无法逃脱,不仅因为大师在这儿,还因为他是孟晓与孟茜茜的老子,孟茜茜这么多日没把他弄死,就是因为有生身因果在,作为他们血脉相连的父亲,这就是他最大的依仗。

    孟建的眉头一挑,看着面色可怖的孟晓,一抹得意闪过眸子。

    “你这副样子是什么意思?想吓唬老子啊,赶紧扶老子起来!老子是你们爹,大师说了你们根本拿我没办法,即便是拼着魂飞魄散杀了我,我也只是提前去往生罢了,而且还有可能因寿数不到被送还回来,而你们就惨咯!”

    他嗤笑,很是嘚瑟,“子女杀害亲生父亲,天理难容!我生了你们养了你们,你们的命就是我的。我可以对你们做任何事,你们却不能!哈哈哈哈这就是你们的命……唔?”

    孟建越说越带劲,越说越觉得有道理。

    他甚至都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直到捅进道人嘴里的棍子狠狠捣入他大张的嘴里后,那慷慨激昂的神情才被错愕与呆滞替代。

    “闭嘴吧你!满嘴喷粪!”

    孟晓拄着棍子俯下身,紧紧盯着因棍子堵塞而呼吸困难的孟建说:“我们的命是我们自己的!生养我的是我妈,生养茜茜的是她妈,你没那个功能也没做到父亲的责任,你能活到现在的确只是因那可笑的血脉而已!但我们绝没有亏欠你!”

    她这话不仅说给孟建听,最主要的是说给孟茜茜听。

    她希望那孩子能从这个畜生的阴影里走出一点点,一点点也行。

    可孟茜茜只是站在屋内面无表情地看着这边,没有做出任何表态,孟晓叹了口气,果然很多事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她顿了顿,继续说:“而且让你失望了,茜茜杀了你也不会魂飞魄散的,当时融入她身体的符咒就已经护住了她和那两个孩子,所以我才会让她勿再杀生。”

    “不可能!你这么说只是想骗我为你杀死爸爸吧?”

    孟茜茜闻言讥笑,她认真地望着孟晓,神情中却没有带一丝怨忿,“我在缠上爸爸时就很清楚自己的结果了,我说了我们都不在意,只要能复仇就行,但是希望姐姐你能待我们诚实,请不要再让我们像傻子一样。”

    即便知道符咒之事是冤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佛系孟婆的玄学日常》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