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第27第 章(1/4)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许仙握着佛珠的手死紧,珠子被他压在手心里,留下了一个个深刻的印子,脸色也憋得发红发紫。过了好半晌,才急促的大口的喘气。

    大概是大口的深呼吸平息了许仙的情绪,他看着手里的佛珠嗤笑了一声:什么东西?还真把他许仙当成是个傻子了不成?

    一开始的时候,许仙猛地在老宅看到了父亲的形象,自然是惊喜又孺慕的。父亲去世的时候他已经四五岁了,虽然不能说记得一清二楚,可父亲的言行他多少还是记得一点的。所以当佛珠递到自己手上的时候,他才会立刻意识到自己是被人骗了。

    这欺骗自己的人,除了白日里造访的法海之外,不做他人想了。他深恨法海借亡父形象欺骗自己,搅扰得父亲就算入土了也不得安宁,这才说了那句话。

    他见白羽去叼这佛珠往边上甩,就知道这佛珠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家鹅大仙上次见到那佛珠,可是急巴巴的让他捡了的,事后他自己也发现那佛珠隐隐有让人凝神的功效。可如今这串佛珠,却总是让他觉得难受得很。

    “这东西,看来确实不好。”他冷笑着拎着佛珠往回走。到了家之后也没有像往常一般先去看姐姐和外甥,而是到小库房拿了往日烧化祭祀的铜盆出来把佛珠扔了进去,又去厨房拿了生油倒在里头,火折子一吹,铜盆里就升腾起了橙黄色的火焰。

    等那佛珠被烧成了一串焦糊的炭块,许仙这才收拾好了残局,自己烧了热水沐浴之后才去看姐姐和两个小外甥。

    许仙的两个两个外甥乃是文曲星和武曲星下世,大外甥文曲星并没有因为许仙身上残留着的佛珠锐气而如何,偏小外甥武曲星见了许仙之后气得哇哇直哭。

    这倒是不怪人家小星君。武曲星主管武事并金财,在天庭时和主管杀伐杀戮的太白是最要好的。而太白是天下杀意之精,身上存的是最精纯的杀意锐气。武曲星每日和这样上等的杀意在一起,如今见了许仙身上沾染的佛珠锐意,如同在珍馐佳肴中忽然尝到了一坨伪装成美食的屎一般,败兴不说还特别恶心,哪里能不气得直哭呢?

    这也怪佛门。佛门本来是以大慈悲起家,就算后来意识到单纯的慈悲不能成就世界,弄出来个佛门怒目什么的,可因为毕竟不是本行,难免做出来的锐气就很下乘了。所以小星君恶心这佛珠的残留气息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白羽眼看着小拖油瓶许仙把佛珠烧了,不由得有些惊讶:怎么总感觉这小拖油瓶不知不觉间就变了呢?

    等许仙和李家等人都睡下了,白羽想了想,还是要把法海意在白素贞这件事告知正主儿才好,所以踩着夜色就去了回春堂后边的白府。

    大半夜的,别人家无论是主人还是下人肯定都睡着了,可白府不是一般的人家啊,小青在花园里吞吐月华、五鬼也跟着沾光,就是白素贞,人家也认认真真的……压制修为呢。

    自今天白日里,许仙说要做一部集天下药物总徕的书籍后,白素贞就觉得自己的修为那是蹭蹭的往上涨。后来法海进来的时候,她表面上是作为东家看许仙这个坐堂大夫给法海诊治,其实是分出一部分心神来压制修为呢。

    白素贞其实有点想不明白,怎么许仙说自己要写书,自己的修为就涨了呢?她要报恩,可怎么恩人许下了宏愿,得到惠泽的却是自己呢?

    所以当白羽大半夜跳进白府之后,白素贞就拉着白羽把自己的疑问说了。

    白羽其实也不知道其中到底有什么操作原理,可这不妨碍他不懂装懂啊!所以白羽故作深沉的说道:[你可知道当初西方接引准提二圣成圣时曾立下了四十八桩大宏愿?而后天道才降下功德金光让这二个成圣的。]

    白素贞还要再问清楚些,白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鹅哥威武[快穿神话]》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