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水水水面夜遇(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天亮后。

    元华带着夜明入城。

    准备去将阿茶那丫头从州府大牢里带出来了。

    她昨日入大牢看过小丫环。

    小丫环除了有些憔悴外没别的大碍。只是,入狱的原因实在让她有些无奈,不过到是肯定暗中有人盯上她。

    也许,就与昨夜那位不露面的有关。

    ……

    路边摊上有卖斗笠。

    元华经过时买了一个灰纱的递给夜明,“带上。”一来少年带着面具实在很显眼,二来接下来要去白府一趟,请白府管家出面将小丫环担保出来。

    除此之外。

    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关家商船归期将至她必需要加快脚步了……

    昏暗清冷的地牢。

    石壁上投落的黑色影子晃动,悬挂着的灯火摇曳阴微。狱卒在前面带路很快来到一间牢房前并打开的牢门。

    “小姐……”

    阿茶红着眼眶扑到元华怀里‘哇’的一声就哭出来。

    元华不由得放柔了声音问:“怎么了?”昨儿来时还好好的。

    阿茶抱着元华一只手往旁边的牢房里指,“那小孩好可怜啊……他就快要病死了也没人找大夫来瞧瞧。”

    元华顺着阿茶的目光看去,只见隔壁牢房关着一个八九岁的小乞丐,衣衫破烂焦黑浑身血迹斑斑f蜷缩在那里微不可觉的抽||搐。

    显然伤得不轻。

    牢房里一般不会关押乞丐。

    那种焦黑色应是被火燎烟薰所至。联系不久前被纵火的药堂消息,元华对小乞儿身份已有大概的猜测,不动声色的继续柔声道:“那阿茶出去后可以替他找个大夫来医治。好了,别哭了,咱们先离开吧。”

    轻柔淡然的声音总在无形有一种安抚人心的奇异力量。

    阿茶这才松开了手抹了把眼泪,转眼又蹲到那间牢房门前,“小天、小天你醒醒,我就要离开了,我会找大夫来替你看病的,我也会去你说的那个位置等你大哥回来,但……但我不记得位置了,你能不能再告诉我一遍?”

    葛小天闻声艰难的将眼皮撑开。他眼睫上都是干涸的血迹,因睁眼的动作扯得生疼,“在……”

    声音很小、气若游丝断断续续,但到底能让人听清楚。说完后他模糊的视线透过阿茶看向元华,是哀求更是期盼。

    元华答应了他。

    找人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她会尽可能帮忙,但能否找到,就不得而知。

    ……

    阿茶重新回到了白府。

    元华因有其它的事情要做,让庄安、邹明留下来陪同丫环处理接下来的事情;而其余的人则依照计划行事。

    该准备的准备,该留意的留意,然后分做几批陆陆续续离开了清州。

    在安排好一切后。

    元华也再次离开清州。

    夜明随行,二人于夜色中乘竹筏顺水而下。她本没打算让夜明随同,但思及昨夜那位未露面的神秘客,或需要周全之处便任由他跟着了。

    夜风凉。

    薄雾散。

    静谧湖面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叶扁舟。坐在舟上的人像个闲云野鹤的过客,头带浅色灰纱斗笠,纱极长,好几片散落下来,几乎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内。灰纱下隐隐露出一片紫色衣角,精美的绣纹,十分丝滑。

    看不清楚面容。

    夜风吹动灰纱的时候。

    有几缕黑色发丝不经意的滑落出来;发丝散发着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