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1、店庆(1/14)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盛望心跳得快要炸了。

    他感觉自己是个热气球, 被人悄悄点了火, 脖子以上烧得晕头转向, 手脚却是飘着的。等他倏然惊醒落回地面,天已经亮了。

    他瞪着白茫茫的天花板发了好半天呆,忽然有些弄不清。他不确定自己究竟有没有睡觉,甚至不确定“昨天”这个概念是不是真实存在。

    他在枕头边摸了半天找到手机, 摁亮屏幕。锁屏上写着今天是12月4日,晴, 每个字都清晰至极。他又去摸枕头右边, 摸到了相簿皮质的封面,这才确定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

    阳光被门窗拦截了一半,斜照在上铺床沿。盛望折腾半天,终于放心似的仰倒回枕头上, 几秒后,又忽然拽着被子盖住了头。

    他在黑暗与闷热中想, 草,他跟他哥接吻了。

    光是想到这个词,他的心跳就开始加速。

    昨天是怎么爬回上铺、怎么钻进被窝的,盛望一概都不记得了, 人在紧张的时候记忆是混乱的,就像忽然丧失时间概念,不知前后、不知长短。

    我有说什么吗?

    好像没有,所有说辞都忘得一干二净,仿佛被锯了嘴。

    那江添呢?

    好像也没有。

    盛望努力回想, 却只记得江添靠过来的时候呼吸很轻地落在他嘴角,还记得江添的嘴唇很软,有一点凉。

    我……

    日。

    盛望摊开的手耷拉在床边,大有一种就此撒手人寰的架势。闷了一会儿后,他又搂着被子滚了一圈,脸朝下深埋在枕头里。

    他可能想把自己捂死,但没成功,最终放弃似的起来了。

    那床被子被丢到一边,头发在辗转反侧中弄得很乱,盛望抓了两下,跪坐起来,想越过床沿看一眼下铺的人,却感觉右边膝盖一阵钝痛。

    他嘶声吸了一口气,纳闷地卷起裤子,发现膝盖和小腿上有两块淤青。他愣了一会儿,终于想起自己昨晚亲完之后故作镇定,想要一派老成地爬回上铺,结果连撞了两次楼梯角。

    相比而言,江添就冷静得多,他——

    他人呢???

    盛望趴在床栏,发现下铺空空如也。被子干干净净叠放在床脚,床上的人早已无影无踪。

    他放下卷着的裤脚,下了两级楼梯就干脆撑着扶手跳下地。他在宿舍里转了两圈,真的没有找到江添。

    现在才7点,离集训第一节课还有1个小时,怎么人就不见了?

    盛望从上铺拿了手机,想也不想就给江添打过去了,然而刚摁下拨打他又有点后悔。比起说话,他俩现在可能更适合打字发微信。

    他刚想明白这一点,电话就被接通了。

    手机两端的人近乎默契地安静好一会儿。

    盛望听着江添很轻的呼吸声,又想起了昨天落在嘴角的鼻息。

    他舔了一下那处唇沿,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点水,江添低低沉沉的嗓音终于贴着耳边响起来:“喂。”

    盛望握着水杯的手指缩了一下,把杯子搁下了。

    “你在哪?”他问。

    “食堂。”江添回答,“起来了?”

    “刚醒。”

    盛望在他床边坐下,又道:“吓我一跳,我以为你——”

    他卡了一下壳,含糊地省略掉“亲完”两个字:“——就跑了呢。”

    手机那头的人似乎也卡了一下。接着,江添的嗓音又传过来:“没有。”

    盛望点了点头,点完才意识到手机那边的人看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