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个谁才是那谁个凶手(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一曲终罢。

    莫愁女收完最后一个动作,转过身面带微笑看着她们,“这便是我们要在大王寿宴上,作为压轴表演的采薇舞。”

    姜绿在心里默默点评,莫愁女跳的不错。

    她的采薇跟现代的采薇舞大不相同,虽然同样都是扭腰肢,舞袖子,但是莫愁的动作分解来看,更为简单,比较适合新人学习。

    不过有时候越为简单的动作,越是不容易跳好。

    莫愁女无疑是将简单的动作,发挥到淋漓尽致那种。

    姜绿把目光放在莫愁女的身上,根本不敢抬眼去看宋玉,她怕一不小心对上他的眸,就控制不住自己飞身扑过去。

    看到他们配合得天衣无缝,穿插四目相接的画面,心里头溢出的酸楚无以言表,她全然忘记了。

    她跟宋玉认识的日子加起来,也不过才几天而已。

    在自己不在的时候,他以前的日子,他所有的回忆,他接触的人和事,她都无从得知。

    也许是自己太贪心了,姜绿在内心幽幽叹口气。

    明知道宋玉对她的感情,可她还是忍不住地去羡慕,去嫉妒,多想和他白衣翩翩起舞间的那个人是自己。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老婆非得纠结老公初恋的感觉?

    明知道插足不了的过去,偏偏怎样都无法释怀。

    “妙啊,实在是妙!”

    姜绿的思绪还在蹁跹中,身旁众女也还未反应过来,便从大殿外传来了一声喝彩,紧接着一道黑色身影走了进来。

    景差的声音?

    姜绿懒得转过眸子去看,只是低头望着自己眼前女人的后脑勺,但是她却时不时感觉到一阵炙热的视线投向自己。

    有那么好认出来吗?

    “仲景,你怎么来了?”莫愁女的声音柔柔响起,带着一丝惊讶。

    “子渊能来得,我为何就不能来?”景差的声音含着嗔怪,听得姜绿直起了身鸡皮疙瘩,又听到他继续问道:“莫非,你眼中只有子渊?”

    “景差。”莫愁还未回答,宋玉却是先发制人了,语气平淡,“你跟我出来一下。”

    “我还没看够……”

    不顾景差的呼喊声,姜绿只看到一黑一白的身影推搡着移动,很快殿内便恢复了宁静。

    周围的女人们相较于之前乖了很多,尽管对于面前这一幕都感到好奇,但是也不敢再乱动弹和说闲话,最多也就是频频侧目。

    不过等宋玉扯着景差走出殿外后,众人看向莫愁女的眼神,就多了几分不明的意味。

    “你们呆在这里,先练习摆动腰肢这个动作,午时便会有人领你们去用膳,在那之后休息半个时辰,我会回来再教你们。”莫愁女吩咐下来,然后迈着莲步走出了殿外。

    姜绿心中警铃大作,就当她以为自己要被周围人重重包围,然后再生吞活剥时,没想到周围的人瞥都没瞥她一眼,全然把目光投向了殿外。

    “瞧她刚才那副骚样,一个劲对着宋玉公子抛媚眼……”

    “还教训我们,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肯定是追着他们去了,一个女人同时勾搭两个男人,不要脸……”

    “扭个腰有什么好练的,就这点水平还教人……”

    “你刚才不是看呆了吗?”

    “别胡说,我是看她把宋玉公子的魂都勾了,一时生气……”

    ……

    诸如此类的话语声一波又一波,没有任何人去按照莫愁女的吩咐做,反而全都懒懒散散坐到了椅子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宋玉东墙》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