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鸭蛋的使命(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夏天,下过雨的傍晚是最热闹时候,微风从门缝里吹来,透着丝丝凉意,吹在小云的身上,消解了大半因为烦躁升起来的苦意。

    对于盐这种细碎的东西,小云想要随时就可以有,但面对罗凤姐的盘问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回答有还是没有。

    若说没有了,她估计更心疼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就像连吃泡面都吃不起的时候忽然中了一万块钱,不多但足够令你欣喜若狂,但随后兑换劵又被风吹进了湖里模糊了兑奖码,那种打了水漂的怨念感,悔恨感,估计会填满胸腔,恨不得切腹自尽。

    但这个对象换成了亲近的人,做为一家之主的罗凤姐现在的心情,小云想都不敢想,怕一个不小心点炸了。

    如果说有,有了一就有二,尝到甜头估计还会追问除了盐还有什么,譬如金子银子什么的,得陇望蜀是人的本性。

    小云就不明白了,活着的野鸭群相比来说利益不是更大吗?非盯着这点蝇头小利。

    坐在椅子上手搁在桌子上,阴晴不定的罗凤姐可不这样想,这积攒的鸭蛋吃都吃了,总不能在抠出来,但产蛋的野鸭群不一样,鸡鸭孵蛋一般都是固定的区域,已经找到了地方只要小心点就不怕跑了,所以蛋总会还有的,这盐就不一样了,总不能有盐矿吧,运气找到别人藏起来的,无论藏了多少都有底,那是用一点少一点,要是用光了,她这气还真没办法消了。

    小云衡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先把罗凤姐的心稳起来再说,随后编造了土灌子在村后的废墟里发现的,里面就只有半灌子盐,用了一点,其它还埋在那边,没动。

    罗凤姐听后松了一口气,总算还有一点剩余,村后的那片废墟,是以前老地主的房子,那个时期斗得厉害,一场大火烧了个干净,以前还时不时有人去那边寻宝,近几年听见传言,说那边有鬼,才慢慢的没人靠近。

    现在都到傍晚了,几个大人在去那边转悠的话,太扎眼了,就让小云提着竹篓装作去打草,把罐子连着盐带回来。

    背着竹篓的小云又一次来到废墟之地,洞口明晃晃的翻开在那里,里面已经没有了人,被雨水浸透了的被子已经长了黑斑。

    看来里面的人已经走了好几天了,地下还有很多凌乱的脚印,还好她这么久过来,见到的不是发臭的尸体,说好的救人却忘了那么久,要是真的死了的话,心里压力该有多大?

    正好地上的土罐子也没有破,否则的话,就算她可以具现出盐,没有器具装,也不好收场啊。

    一切照着好的地方发展,小云洗干净罐子,花了几分钟又具现了半罐子的盐,处理好了就原路返回到家去了。

    除了刘文雨跟小云在角落蹲着,其他人都围在方桌上看着洁白晶莹的西盐一脸惊叹,罗凤姐小心的把东西盐藏好。

    互相发射刀眼的小云跟刘文雨被罚贴墙站着,晚饭也没有吃上,就眼巴巴看着。

    拖着酸胀的双腿,回到房间的刘文雨立马指责小云撒谎说道:“明明是你藏的为什么要推我身上。”

    黑脸的小云立马拍开他的手说:“你还说要不是你暴露了,我们怎么会被罚,在说你叫那么厉害娘有打你吗?”她翻了翻白眼。

    刘文雨哼了一声,娘怎么舍得打他,做做样子而已,否则奶奶才不会放过他呢,但也不能把事情都退到他身上啊。

    “不要扯这些有的没的,到底怎么回事?”小云直切正题。

    是这样的,刘文雨做在床沿期期艾艾的说起。

    今天一早天还没有亮,刘武山就去大队借了一辆自行车,也没带什么东西,就领着刘文雨就出发了。骑了两个小时的山路才到姨奶奶家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在七十年代吃瓜的日子》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