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千八百三十章 遥想当年从军心(二)(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沈云子点了点头:“我们当年加入妖贼,一方面是给他们裹胁,不得不从,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沈家在吴地给打压多年,自从开国时沈充作乱给诛后,就一直抬不起头,能有机会建功立业,是家族翻身的唯一机会了,只可惜误入歧途,差点身死族灭,若不是大帅相救,只怕我们早就跟那些作乱的贼人一样,死得无声无息,毫无价值了。”
    刘裕笑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天师道在江南布局多年,底层百姓几乎无人不信,而吴地众多给打压的本地土姓大族,也有借天师道而翻身的想法,加上黑手党和天道盟这些妖人的相助,酿成滔天巨变,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如果设身处地,我和沈家众位兄弟换而处之,只怕也很难不作出你们同样的选择。这点,就不必再多提了,现在我们都是北府兄弟,可以堂堂正正,名正言顺地靠本事为家族争光。”
    沈田子激动地说道:“是寄奴哥救了我们出了苦海,回了正道,现在我们沈家众兄弟也没别的念想,除了光大沈氏门楣外,就是尽一切力量,助寄奴哥成就大业。”
    刘裕微微一笑,看向了王镇恶和他身边并肩而立的毛德祖,索邈这三人:“镇恶,德祖,老索,你们都是北方来投大晋的关中豪杰,你们当初从军时,有何想法呢?”
    毛德祖勾了勾嘴角:“我毛家本是关中豪强,前秦灭亡时,北方大乱,我们举家南下,路上遇到了老索一族,一起投了大晋,当时只是想活命,没想太多,这些年在大帅的手下,我们得到了原来做梦也不敢想的东西,和前面的众家兄弟一样,大帅说啥,我们就做啥。”
    索邈叹了口气:“我们索家本是河西一带的大族,前凉张氏灭亡后,给迁入关中,也是前秦崩溃时,我家和德祖家一起南下,路上失散,流落去了梁州汉中一带,当地的豪强大族们看我们这些北来流人不顺眼,多所折辱,于是我就立了志,一定要将来混出名堂,让那些当年看不起我的家伙们,向我道歉,赔罪!”
    刘裕有些意外:“想不到老索你还有当年这样的一段往事啊。”
    索邈咬了咬牙:“后来我离开了汉中,先是在毛球将军手下,因为我来自北方,擅长骑射,所以为毛将军所器重,他当年就一再地跟我说,寄奴哥是当世英雄,要想真的建功立业,最好早晚投奔他。还给我开了书信要我去扬州投奔你,只可惜,当我持书来京城时,寄奴哥你还没从草原回来,所幸阿寿哥当时看得起我,留我在他手下训练骑兵,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是跟着阿寿哥。”
    刘裕笑了起来:“阿寿是全军骑术数一数二的勇将了,不过你老索也很厉害,胡虏之中,马上功夫强过你的,也没几个人呢,你放心,以你的本事,一定可以建功立业,有的是机会向当年那些看你不起的人,扬眉吐气的。”
    索邈哈哈一笑:“那就托大帅吉言了。”
    王镇恶勾了勾嘴角:“我家的情况,大家都知道,少年时曾经年少轻狂,结果世事无常,先大父和前秦一起离世,而我们王家子侄,也是散落四方,当时我在并州第一次见到要去草原的大帅,就惊为天人,心中立下了以后要为这等英雄效力的理想,后来孤身投晋,虽然历经波折,但还是留了条命,也让我有机会后来追随大帅。当然,要说从军时的最主要想法,那肯定还是为了光大我王家的名声,毕竟,我有那么伟大的大父,不能辱没了他啊。”
    刘裕点了点头:“令大父是千古名相,虽然是在前秦,但我们都非常佩服,而且他也为了保护天下的汉人百姓,做了很多好事,也劝谏过苻坚不要发动战争,如果苻坚当时听他的话,又怎么会有后面的悲剧和这几十年的战乱呢。”
    说到这里,刘裕看向了朱龄石,朱超石兄弟和胡藩,笑道:“荆州的三位兄弟,你们都是将门之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东晋北府一丘八》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