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6

    早上是白陶先醒来的,他昨晚晕过去了,但是已形成习惯的生物钟还是在清晨成功把他叫了起来。

    他睁开眼睛,脑子里还有点懵,只觉得全身哪哪都酸疼。闻砚还睡着,手臂死死的箍住他把他抱的很紧,白陶试着挣了一下,闻砚发出一声呓语,手也微微松了些。

    昨夜的记忆随着头脑的清醒而纷至沓来,白陶脸一红,低头看自己身上的情况。

    他身上全是红紫的印子,乳头还红肿挺立着,顶端被闻砚吸破了皮,现在泛起了密密麻麻的刺痛。后颈上传来和乳头一样的刺痛,贴着的阻隔贴在昨夜早就被撕开不知道扔到房间的哪个角落去了。

    昨夜闻砚说是要教他,除过最开始教自己亲他之外根本就没教自己什么,所有的事情都是由他掌控,而白陶被压在他身下,只能被动承受着闻砚所给予他的一切。

    闻砚干燥的手掌抚摸过自己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他火热的唇舌从后颈移动到嘴唇,然后在辗转往下。

    肌肤上还残留着闻砚吮吸他时的感觉,那是他从未体验过的快感。

    白陶还记得昨晚他被闻砚压在身下,他的牙齿叼着自己的腺体在研磨,那种铺天盖地的快感简直要把他逼疯,闻砚尖利的犬齿抵在他娇嫩的后颈肉上,白陶吓的以为下一刻闻砚就要刺破皮肤把信息素注入,标记了他。

    快感和惊恐交织在一起,他整个身体都在颤栗,白陶记得他哭了,他求闻砚不要。

    他好像还哭着说了很多话,但具体他说了什么话白陶已经没脸去想了,他记得闻砚脸色很凶恶,语气也恶狠狠的说他是不是故意这样要逼疯他的。

    白陶被吓到了,他含着泪摇头,求闻砚放了他,说他不要帮忙了,他要走。

    白陶挣扎着逃出了闻砚的怀抱,还爬出两步就被闻砚拉着脚踝重新扯到了身下,闻砚掐着他的脖子,然后把他翻转过去,他的舌头重重舔过腺体,逼的白陶瞬间到达了巅峰。

    闻砚在床上就像是一个暴君!

    还好他们没有做完全套,闻砚还留着一丝理智,他最后应该是磨着他的臀缝射出来的。

    白陶的身体素质不怎么样,而闻砚玩弄他的手段又太激烈,他射了两回受不住就晕了过去。他晕过去的时候闻砚还在他的臀缝之间摩擦。

    好像大腿内侧也破了皮,白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脸烧的厉害,但是他不敢细瞧,他浑身就像被车轮碾过一样提不起劲。

    他偷偷去看闻砚。

    闻砚长得也很好看,确切的来说是英俊。他睡着时的样子很恬静并不像昨晚那么可怕,白陶很俗气联想到了睡美人,不过现在搂着他睡的不是一位美人,而是一个晚上会化身为野兽的王子。

    白陶也不敢像王子吻醒公主一样去偷吻闻砚,他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他甚至有一点点害怕他。

    白陶轻手轻脚的从闻砚的臂弯中逃离出来,起身穿好衣服,偷偷拉开门跑了。

    情人旅馆的楼梯拐角有放镜子,白陶出来的时候在镜子前停留了很久。

    夏天穿的衣服本来就单薄,他胸前的衣服能看出有明显的凸起,显得突兀又淫荡。嘴唇殷红上面还破了皮,脖子上全是被闻砚吸吮出来的印子,遮都遮不住,这要怎么出去走回学校啊!

    白陶抓了抓头发,一脸为难。

    也亏得书包里有常备阻隔贴,不然他现在都不敢离开那个房间一步。白陶想着法子,他突然想到书包里除了阻隔贴,好像还备有……创可贴。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能遮挡住一点算是一点吧。

    情人旅馆不远处就有一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桃乌龙》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