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昏庸的皇帝(完)(2/9)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母后,父皇今天还咳出血了。”季晨凑到蒋云轻耳边,悄咪咪又道,“父皇还吃了丹药,儿臣很担心父皇。”

    闻言,蒋云轻蹙起纤细的柳眉,胸腔里都是怒火,把季晨放下来,让对方好好看书,自己往季洋的方向走。

    在他跟前停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一下伸手躲过他手中的奏折。

    脸色很不好看。

    季洋抬头,看着她不怒反笑,“谁惹了轻儿?火气这么大?”

    “没有长生不老,没有所谓的天神,也不会延长寿命,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清醒?”蒋云轻字字掷地有声,盯着他,有些恨铁不成钢,“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好吗?你病了就看太医,喝药,不是吃丹药!”

    一着急,连皇上都不叫了。

    她说完,都等着他怒气冲冲反驳,却没想到对方嘴角扯了扯,声音清缓,“无事,朕有分寸。”

    蒋云轻被一噎,神色更加难看。

    季洋居然还对着她笑,伸手拉过她的手,往自己怀中带,蒋云轻不情不愿坐在他腿上。

    “不说这些,陪朕看看奏折。”季洋伸手搂着她的腰,又拿过她抢去的奏折,打开重新看了起来。

    蒋云轻待在他怀中,情绪还未平稳,只听他看着奏折又道,“何彦这个老头啊,天天给朕添堵,但提出的想法和见解还算可行。”

    听言,她望过去,何彦是朝中元老,为人正派,关于对方她还是很认可。

    “只是这老头看事情太过片面,偏激而鲁莽,这一点,他就比不上徐忠,可徐忠呢,这人又比不得何彦忠心。”

    他似随口一说,蒋云轻诧异,人人都说季洋是昏君,被猪油蒙了心,错把佞臣当忠臣。

    在她恍惚的时候,他已经放下奏折,又拿起一本,瞄了一眼,“张培这个家伙,墙头草一颗,跟着陈鹤屁话连篇,可有可无,不值得信任。”

    她有一种错觉,季洋其实看得比谁都清。

    联想到季晨说对方这段时日都教他朝中政务,蒋云轻心底一咯噔,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在他又一次轻轻咳嗽两下,蒋云轻倏然开口,“皇上既已知他们不忠,为何还要留着?”

    她不信他会糊涂到这都分不清。

    听言,季洋先是愣了愣,对上她清亮的眼,黑眸染上笑,语气却一本正经,“轻儿,后宫不得参政。”

    “是皇上自个在那先说,长着耳朵,听不听又不是臣妾能决定的。”蒋云轻瘪嘴。

    季洋又低低笑出声,抱着她的手又收了收,“这倒成朕的不是,行,是朕的错。”

    说完这句话,他也没继续再说什么,安安静静又看起了奏折,蒋云轻也没打扰。

    深夜。

    一家三口睡在一起。

    季晨被季洋赶到角落里,他霸道抱着蒋云轻,还不许她反抗,若是平日里她都要恼了,联想到他的身子,还是歇了念头。

    心底有事,她睡不着。

    到了后半夜,抱着她的人压抑着咳了两声,似乎怕吵醒她还别过头。

    蒋云轻刚要醒,他却已经再次睡下,一双温暖的手还把她的手放在手心。

    他将她又往怀里带了些,过了好一会,语气万分无奈说了一句,“皇儿还小,朕必须有打算。”

    这话让蒋云轻心底猛地一缩,不好的预感愈发强烈。

    自那以后,她每日都会暗地里悄悄询问季晨,打探季洋到底在做什么。

    “父皇教儿臣看奏折。”

    “母后,父皇好像很难受,是不是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是好男人[快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