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29章 各有所(1/8)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看来,你感觉到那个阈名的分量了。”
    艾希达看着大口喘息的泰尔斯,若有所思:
    “尤其当呼唤它的人是魔能师,而且近在咫尺的时候。”
    泰尔斯抹开额头上的汗水,咬紧牙齿。
    刚刚的感觉……是什么?
    艾希达轻哼一声,回复了往常的优雅:
    “别担心,他被封印了,无法体面地回应。”
    否则他们也不会安全地坐在这里。
    泰尔斯呼出一口气,紧紧盯着窗外。
    月光被乌云遮挡,城堡外一片漆黑,唯远处传来零星的鸟叫与兽鸣。
    气氛变得有些冷清,少年的情绪也被拉低。
    “那是什么感觉?”
    泰尔斯的语气里有股自己也感受不到的空灵:
    “当你身为魔能师,被传奇反魔武装——封印?”
    艾希达沉默下来。
    但他的眼底隐现星星点点的蓝光,如夜空的星辰。
    “我最好别告诉你。”
    泰尔斯皱起眉头:
    “为什么?”
    艾希达停顿了几秒,这才开口道:
    “七年前,当我被那把短剑封印的时候,你看到了什么?”
    泰尔斯一愣,不得不回忆起他和气之魔能师那不太愉快的第一次见面。
    当他被约德尔封印的时候。
    我看到了什么……
    “你,你变成了许多束不辨颜色的光芒,散射开来,”泰尔斯努力回忆着,语气不太确定,“能量,巨响,冲击,爆炸……然后,然后我就不记得了。”
    “那吉萨呢?”
    吉萨?
    泰尔斯神经一紧,想起血之魔能师的最后时刻。
    【小心艾希达。】
    “她枯萎,硬化,变黑,变脆,然后裂开,粉碎,变成漫天的飞灰,”泰尔斯讲述着过去,想起自己用净世之锋封印吉萨的瞬间,不知为何,心底里有股难以言喻的悲哀,“就像大火燃起的余烬,随风飘散。”
    魔能师点了点头,他看着窗外的黑暗:
    “这是你看到的,但已经说明了不少问题。”
    艾希达的语气猛然收紧:
    “七百年前,作为魔能师里的第一个目标,班恩被封印得很干脆很迅捷,他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我们就算叩门进入本态,用最粗暴的方式呼唤阈名,都得不到一点回应和反馈,仿佛他就这么睡去了,永不醒来。”
    “阿瑞克被围剿时目击者众多,于本态里的不甘怒吼惊动了几乎所有魔能师,以至于我们总有种错觉,仿佛他还存在着,但只剩一片死寂,无知,无觉,无念,无感。随着时间流逝,我们才渐渐认识到:他回不来了。”
    “我们不知道索洛夫斯基遇到了几次猎杀,但他在一次突兀而生硬的叩门后,状态便永久异常,对我们的回应语无伦次,混乱倒错,先后矛盾,根本不成信息,传达出的唯有冰冷、绝望、静止,最终变成无数无意义的碎片。”
    班恩,阿瑞克,索洛夫斯基……
    这些似曾相识的名字出现在艾希达的口中,让泰尔斯微微色变。
    “勒卜拉,他遭遇了三件传奇反魔武装的猎杀,每次都被限制、削弱了一点,最终倒在第四件上。但他被封印之后并非立刻消失,而是在我们的感知中萦绕了三个月,才渐渐减弱、沉寂,归于静止。多亏了他,我们知道了封印不是死亡和毁灭,而是另一种无法理解的状态,也知道了黑兰和血棘已经是另一层次的存在,是‘一切魔法的至上女皇’。”
    “L的封印最为诡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