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66.第 66 章(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林樱桃记得, 小的时候, 蒋峤西掀开她的蚊帐,忽然挤进她的小天地里。蒋峤西吻开她的嘴唇, 夺走了她的初吻。

    他就是这么一点一点地占据了她的童年,她的青春,她的心。

    从贴在她嘴唇上的一根口红,到撑起她脚心的一双鞋子,就连大姑送给她的充满了美好祈愿的樱桃琥珀,也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蒋峤西送的那条项链,至今垂在她的胸前。

    林樱桃想象不到,如果未来和她在一起的人不是蒋峤西,那该怎么办。

    “樱桃,你害怕吗?”蒋峤西在如同洞穴般的狭小租屋里问她。

    窗外,香港的街道上有人在唱歌。林樱桃待在蒋峤西怀里, 她摇了摇头, 香甜的长发蹭在他肩上。

    蒋峤西低下头,亲吻她的脸。

    林樱桃觉得,她这辈子都不会再忘记蒋峤西了。

    她就像那只曾经被他“催眠”的小兔子一样,落在他手里, 动弹不得。她觉得很疼, 一直哭。她在蒋峤西怀里软软地说疼,她被他吻着, 被他吻得满脸是泪。林樱桃的手腕贴在他们两个人中间, 她想推他, 又害怕他真的离开了。她被蒋峤西抱住。

    林樱桃的脸靠在他胸前,不知是为了什么,因为难受,还是因为塞满心脏的幸福感,她泪流不止。

    林樱桃半夜醒了,她迷迷糊糊,一睁眼,先闻到自己头发上甜腻的香气,然后便是蒋峤西身上熟悉的气味。林樱桃浑身没力气,被一条薄被仔仔细细地裹着,特别暖和。林樱桃转过头去,她看到蒋峤西就在她身边,面朝着她正睡着,还把一条胳膊搭在林樱桃的被子上。

    蒋峤西睡得很沉,他的肩膀宽阔,挡在林樱桃身边,不会让她掉下去。

    只不过相隔了半个夜晚,林樱桃此刻再看蒋峤西的脸,便不是看一个可以轻易说再见的人了。

    回想起昨夜,林樱桃现在还有点晕晕的。她只记得一开始很疼,后来没有那么疼了。中间她靠在蒋峤西怀里,喝他买回来的冻鸳鸯奶茶。蒋峤西问她,还疼不疼。其实还是疼,倒不像第一次那样疼了,但林樱桃学着坚强,她不讲。

    林樱桃觉得很惋惜,她买的蕾丝衣只穿了一次就坏掉了。“好贵,”她对蒋峤西说,“你一点也不知道爱惜……”

    蒋峤西笑了,他好像心情很好,他吻林樱桃的脸,任她批评。

    林樱桃觉得自己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种心酸家庭主妇,嫁给一个不知生活有多难的男人。

    她可能是被蒋峤西抱着睡着的,因为她一点儿盖新被子的印象都没有。这会儿,林樱桃睁开眼,脸颊贴在枕头上,她在夜里静静打量蒋峤西的眉眼,看他鼻梁的弧度,还有他的薄唇——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林樱桃大概怎么也猜不到,长大以后会被他这样亲吻。

    林樱桃猜不到的事情太多了。她依偎在蒋峤西身边,等到她再醒的时候,窗外的天蒙蒙亮的。林樱桃睁开眼,她一时没分清这是清晨时分,还是她睡过头了,睡到了第二天的下午傍晚。蒋峤西也醒了,蒋峤西一低头看见她,顺势翻过身来,床向下陷,他和林樱桃隔着被子接吻。

    塑料小纸盒掉在床下面,里面一共就五小包,还剩最后一包。蒋峤西一开始忘了,他中途退出来,匆匆把手伸到床下,找到最后一包迅速撕开了。

    天已经亮了,窗外的香港又挤满了人流、车流,又是繁忙的工作日。可这与租屋里紧紧相贴的年轻情侣又有什么关系呢。

    大衣柜后面的大人一直在沉睡着。

    林樱桃流出眼泪来,她竭力去呼吸氧气,连这也成了件很奢侈的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