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60章 第 60 章(1/4)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出租车还等在路对面, 司机大概已经和林樱桃约定好了时间。林樱桃进了电梯, 她背着书包,自己拖住箱子, 蒋峤西一开始想帮她, 见林樱桃低头不给他提,他便伸手去按楼层。按完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就在电梯里和林樱桃并排站着。

    气氛像结冰,蒋峤西夜里曾以为维港的夜景会让樱桃心情好一点,但似乎也没有。樱桃似乎对香港的美丽与繁华完全不感兴趣似的。电梯到了十一层, 林樱桃自己提着箱子出去了, 她的手臂那么细,带着行李走在香港陌生的廉价公寓楼里,也不害怕, 就这么一往无前地朝前走。

    蒋峤西在后面出了电梯,走廊灯光很暗,他望着她的背影。

    出租屋的门打开了, 林樱桃走进去, 里面还是下午他们一起离开时的样子。蒋峤西走进来,打开灯,把手里堂嫂熨好的西装、衬衫挂在柜门上。他解下书包, 丢到地板上, 然后把房门从身后关上了。

    林樱桃手扶着箱子, 她簇着眉头, 忍不住又低头打量了一会儿蒋峤西住的这间狭小、闷热的屋子, 看蒋峤西睡的窄床,蒋峤西在这种地方住了三年。

    她转过身,看到蒋峤西站在门后,他一个大高个子,肩膀宽阔,杵在门边,把门挡住了大半。

    “怎么刚来了就要走?”蒋峤西低头望着她,无力地问。

    林樱桃听到租屋里“嘀”的一声,是蒋峤西把冷气打开了。

    她松开手里的箱子拉杆。林樱桃仰起了头,天花板低矮,显得光都压抑,可这样的环境对林樱桃好像没有任何影响。

    “我……我一直没有忘了你,”林樱桃望着蒋峤西,她声音里还有些哭腔,她小声说,“这是我要先和你说的。”

    蒋峤西忽然听到她这句交代,他站在门边没动。

    林樱桃看着他。

    “然后是,我虽然不知道你家到底出了什么事,但你走的时候接电话,我大概听到了一点。”林樱桃想了想,她咽了一下喉咙,“你半夜一直在医院里,是吧。”

    蒋峤西抬起眼,看了她,他睫毛颤了颤,又垂下去。

    “我这次来香港,”林樱桃看着他,“就是想来找你,想知道你怎么了,怎么高中毕业那年突然就走了,谁也不说,也不再接我的电话,你的爸爸妈妈离婚了,也搬走了,我更找不到你了,蒋峤西,我想听你说说你的事,然后……”她又咽了一下,“我本来想,如果这次找不到你,我就寒假再来——”

    “樱桃,对不起……”蒋峤西垂下眼了,他叹道。

    林樱桃的眼圈一下儿又红了,她望着他。

    “你是对不起我啊……”她哭了,“现在我找到你了,可你还是什么都不对我说……你自己住这么破的小房子,给我订那么贵的酒店,你想让我怎么办啊……在香港若无其事地玩,然后回去,继续想你,继续找不到你,继续等,继续忘不了你?”

    “不是,我……”蒋峤西说。

    “你就一点也不害怕我们可能会就这么分开了吗……”林樱桃哭着问他,“我记得你又怎么样!”

    “我也想恋爱……我也想要有人陪我……”林其乐委屈道,鼻头哭红了,睁大了泪眼看着他,“如果你不喜欢我,我以后不会再打没人接的电话,不会再发没有人回的短信……反正我,蒋峤西,我不是从小到大只喜欢过你一个人,我也可以去喜欢别人……”

    蒋峤西僵立着,他一语不发。

    “以前上学,不可以早恋,现在你堂哥生病,住院,”林其乐看他,“那么以后呢,以后还会是什么原因呢?我就算一直等你,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北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