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5章 第 5 章(1/4)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余樵和杜尚在窗外楼下,正把林其乐向上托,林其乐对他们说,她昨天知道了蒋峤西的名字是什么意思,是来自一句诗。可她记不住那句诗是什么了“是一句特别好听的诗!”

    林其乐的手小,努力伸上去,勉强够着去扒校长室的窗缝。

    突然那窗子从里面推开了一小半,除了林其乐以外,谁都没发现异样。

    杜尚还在下头嘟囔“好听?可再好听,也和我们的一样,是捡来的。”

    蒋峤西把校长室的窗户从里面推开了。他居高临下地低下头,先是对上了林其乐那双刚刚还哭红过的眼睛,再往下看,看见了蔡方元和余樵、杜尚三个人。

    蔡方元在下面直眨巴眼,不敢相信似的,揉了揉他自己的眼。杜尚手里撑着林其乐的鞋底,嘴里刚刚还说蒋峤西的“坏话”,一见蒋峤西鬼魅似的从上方现身了,他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我、我不是……”

    他是不能退的。林其乐站得那么高,就踩在他和余樵两个人的手上,本来就是站不稳。

    林其乐的身体猛地往下倒。“啊!!”她一双眼睛瞪得溜圆。

    她以为她会摔下去了,从二楼摔到一楼的地面,把腿摔断,把脑袋磕破,摔成粉红色的肉饼,要么大大卷。可刚往下一跌,就有一股力气从上面一把抓住了林其乐碰到窗户缝的那只手。

    林其乐感觉胳膊一痛。她费力抬起头,看到蒋峤西左手撑住了阳台,探出上半身来把右手伸下来拽住她。蒋峤西拧起眉头,盯住了她的脸,好像很是理解不了——

    林其乐刚刚和秦野云打过架,她把秦野云的脸挠了,秦野云也把她的脖子抓出了血。

    她两条马尾都是歪的。用蔡方元话说,林其乐就是个傻子。

    “她甚至都不会自己扎头发!”

    蔡方元曾这么对蒋峤西说。

    “你看她每回在学校和人打完了架,头上两条辫子就是歪的了,根本不对称。余樵给她梳都比她自己梳对称!你觉得她是女孩?”

    老校长本想中途回来看看蒋峤西的数学卷子做得怎么样了。都说什么,省里一等一的奥数天才,老校长在小小的群山电厂职工小学干了一辈子,也确实没见过。他打开校长室的门,还没进去里间呢,就听见窗外有动静。

    窗子猛地拉开,老校长都没朝旁边窗户看,他一眼盯住了楼下那几个。

    蔡方元和杜尚还傻傻站在墙根下面,余樵原本把手举起来不知在干什么,这会儿突然放下了背到身后去。

    “又是你们几个!”老校长想怒喝,又顾及着蒋峤西还在里头考试呢,他咬牙切齿,压低声音,“给我站住!”

    余樵嘴里暗骂了一声,转头沿着小道跑出去就不见踪影了。蔡方元瞧着校长消失在窗里,大约已经下楼了,他也赶紧往外跑。

    只有杜尚手足无措,他停在步之外的地方,害怕老校长下来抓他,又觉得林其乐这样瑟瑟发抖地在二楼吊着不行。

    “樱桃!”他害怕地喊道,“你跳下来啊!”

    林其乐吊在半空中,眉头微簇着,踢着她的布鞋“你们……你们先别跑啊!等等我!”

    她个头不高,脚距离一楼地面还有段不小的距离,掉下去起码要摔个屁股蹲儿。

    蒋峤西能把林其乐这么抓住已经很吃力了,也不太可能把她拖进窗户里。

    更何况老校长并没有走,他正在外间打电话,大概是打给教导主任的,他随时有可能进来。

    林其乐在窗下抬起头了,可怜巴巴地望蒋峤西。蒋峤西先看了她,又看外面那条小道,看校长室有多高。

    蒋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