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十年(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这一年的旅行目的地选的是邹斐一直想去的肯尼亚,丁一博从半年前就开始做功课,刚好编辑部有同事刚去过,于是便报了一个当地团。杜昊连去玩什么的都不知道就直接大手一挥,把四人的往返机票先买下了。

    连着几年的二人度假变成四人行,邹斐都快烦死他了,趁着丁一博和他语音时把手机抢过来骂:“杜昊你够了没,要玩自己和郭敖玩去,别成天赖着我们。”

    “我赖着你们?你问问小丁,乐不乐意让我一起去,他要说一个不我立马滚蛋。”杜昊三十几了说话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懒懒散散的没点正经。

    邹斐的手被握住,他低头瞥一眼丁一博满脸兴奋期待的表情,伸手在他脸上揉了一把,嘴上却说:“你怎么废话那么多,问他没用,我们家我做主。”

    话音刚落,手上一疼,丁一博咬了他一口,不怎么疼,还有点麻,过了电似的往他全身窜。他忽略掉语音里杜昊夸张的猪笑,草草敷衍几句挂了电话,人往前一耸将丁一博困在沙发的小角落里压着亲,他有时候也挺纳闷的,他们在一起十年了,这个人怎么还能如此轻易地撩动他的心。他们就好像只是谈了一场长长的恋爱,邹斐记不得昨天吃了什么,却能清楚地记得丁一博对他说过的话,他的笑容,他的语气,他做菜时突然转身看他的眼神。

    “我看你闲钱真是挺多啊,工资卡都给我了这是哪来的钱?每年都挖空心思想些没用的。”

    “之前发的奖金,偷偷存了点……怎么没用了,你,你不喜欢?”丁一博说到一半皱起眉,那神情和大学时给邹斐送礼物时一模一样,工作多年,他难能可贵地还保留着一份少年气,“……你笑什么?”

    “笑你傻。”邹斐笑着摇摇头,丁一博看向他的视线一如十年前,眼中的情意只增不减,被这样的眼神看着,他怎么可能做得到无动于衷,“我就那么好?”

    丁一博停下动作,双眼在他脸上探寻着,带点疑惑和不解,意识到邹斐真的只是随口一问后,他的眉眼一弯,那股毫无防备的傻气又出来了,有些难为情地开口:“你值得我对你更好!”

    操。土味情话的攻击力过了十年依旧强效,邹斐情话说不过他,只能用实际行动给予回馈。

    出发那天,四人依旧承包了机场里的大多数目光,本身四个大男人一起出游已经有点奇怪了,再加上他们的体型和气场,实在太过抢镜,丁一博的身高在人群中不算矮,可和他们一比就显得有些瘦小了,被三个糙汉子围在中间像是个小少爷。

    郭敖过安检时所有安保人员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连行李都被检查了好几遍,就差没让他脱鞋。杜昊站在外面等他,笑得一颤一颤,不知说了什么,把丁一博也逗笑了。

    郭敖一出来,他就贴上去调侃:“我说你都离开部队那么多年了,能不能学着亲切和善一点,我可不想再像上次那样被叫去问话了。”说着还伸出手指去戳郭敖的嘴角,撑出一个搞怪的表情,被郭敖捏住手警告性地瞪一眼。

    “神经病,不弄出点动静能难受死你啊?”邹斐看不下去,拉着丁一博走得离他们远远的。

    航班是晚上十二点的,杜老板花几万块买一张机票,待遇真不是一般的好,丁一博进去就惊住了,半晌酸酸地说:“我要有杜昊那么有钱就好了,以后都给你买头等舱……”

    “……想什么呢丁一博,位置上坐着去。”邹斐真是服了他,到现在还惦记着包养自己。

    郭敖也不太习惯,皱了皱眉让杜昊下次别买那么贵的,杜昊嘴上很不屑地说着“哥有钱”,其实就是惦记他腿伤的后遗症,前两次出去玩时郭敖这么大一个块头,挤在经济舱里的小位置上,腿都伸不直,他全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