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杜昊的室友问他是不是又找女朋友了,杜昊刚回完郭敖的微信,嘴角的笑都还没下去,闻言很不屑地“切”了一声,说:“好好的找女朋友干什么,一个人多自在。”

    室友显然不信,只以为他是一时被林晓曼伤了心,酸道:“旱的旱死涝的涝死……我就不信围着你的女人那么多,你没一个动心的。”

    杜昊没把他的话当回事,翘着腿乐呵呵地看郭敖的信息,他就是笃定自己不会再对别的人动心,至于这份笃定从何而来,他也说不明白,反正直至毕业,他真的就没再谈一次恋爱。

    后来在学校里,杜昊又好几次碰到林晓曼,林晓曼看不出什么情绪,挺大方地笑着朝他打招呼,倒是杜昊很尴尬,面对林晓曼总觉得心虚,有时远远看到都想转身而逃。

    “哎你干什么,怕我缠着你不放啊?”林晓曼撇撇嘴,脱离了恋人身份的她似乎又变回那个爽朗的大院女孩,举手投足间皆是洒脱。

    杜昊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也笑了,很自然地接过她手中的晚会道具,一扬头道:“走,哥请你吃饭!”

    “得了吧,就你还哥呢……”林晓曼嗤笑着,大步跟上他。

    两人做回朋友后,杜昊的心结解开不少,没心没肺地还和以前一样找林晓曼瞎聊。说到郭敖时,林晓曼的表情有点微妙,少之又少的几次见面中,郭敖给她的感觉都只有两个字——吓人,甚至在产生和杜昊分手的那个念头时,她第一个想到的是郭敖会不会来找她算账,毕竟即使是兄弟关系,郭敖对杜昊的在乎程度也过于强烈了。

    “你不觉得你哥对你的……”占有欲那个词在嘴边绕了几圈,林晓曼还是换了一个说法,“对你的掌控欲太强了吗?”

    杜昊正添油加醋地说到郭敖把他踹进泳池逼着他学游泳的事,听到林晓曼的话一愣,似乎很仔细地想了想,才说:“没有吧?我没觉得啊。”他自己能当着郭敖的面骂他,但真要听到别人说郭敖一点不是,能立马炸成一只刺猬,他怕林晓曼误会郭敖,连忙又解释,“他就这个性格,看着一张臭脸挺吓人的,其实刀子嘴豆腐心,可护短了,你别怕他。”

    那都是对着你吧……林晓曼面上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但并未多说什么,她又怎么能想到,好几年后自己的婚礼上,会看到杜昊和郭敖以另一种关系双双出席呢。

    杜昊快毕业时,杜父擅自帮他决定了出国留学的事,郭敖知道时,杜昊已经和杜父大吵一架躲去了他家。郭敖当天值完岗便赶回家,开门时只见一个行李箱放在鞋柜旁。

    “人呢?”

    “喏,你房里呢,说要在这儿住到毕业。”陈瑛努努嘴,她倒是乐得杜昊住自己家,反正杜昊父亲她是一直看不惯的。

    郭敖开门进去,杜昊正瘫在床上玩手机,看到他还挺吃惊,问:“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

    郭敖紧皱的眉头微松,走过去在他头上轻拍一掌,骂道:“有点事就躲这儿来,这成你避难所了?”

    杜昊笑嘻嘻地反问:“不是你说这儿就是我家吗?”

    郭敖瞥他一眼,神色果然有所缓和,只不过他话锋一转,又把话题扯回到杜昊不愿意想的事上:“之前邹斐出去的时候,你不是还挺羡慕,怎么现在又不想了。”

    “谁说我羡慕了?!你别瞎说啊!再说了,要不要去是我自己的事,我爸他凭什么就擅作主张给我定下了?大学四年也没见他管什么,这会儿倒是管得够宽,还不是要面子。”

    说到底杜昊也不是真的不想出去读书,只是不满杜父的方式罢了。郭敖沉默许久,问:“去哪?”

    “美国……他想让我毕业回来后去他的公司实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来日方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