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沈小曼的死为这个夏天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艳阳下,窗外的蝉鸣聒噪不已,楼内却诡异地安静,偶尔能听到门内传来的哭声。

    沈小曼得的是乳腺癌,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癌细胞都扩散了,当年杜昊外婆也是因为这个病去世的,走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等到外孙出生。大概是怕影响杜昊学习,他们全家人都一起瞒着没告诉他,想等他考上高中再说,可病不等人,沈小曼到底还是没能熬到那个时候。郭敖听他妈说,杜昊赶去医院的时候,沈小曼意识都已经不清了,却还吊着一口气,幸好见上了最后一面。

    所有想说的未说的,都消散在最后那一眼里,从此便是阴阳两隔,再不会有所回应。郭敖有时候觉得大人的世界太过深沉与虚幻,很多事他们不说,便可以瞒一辈子。

    陈瑛去杜家帮忙,郭敖也跟着去了,他没见到杜昊,杜昊从沈小曼去世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已经两天了。郭敖在房门口站了会儿,里面什么声音也没有,陈瑛怕小孩想不开,急着过来敲门,被郭敖摇头拦住了,他低声说:“让他再静一静。”

    出殡那天郭敖远远地看到瘦了一圈的杜昊,脸色苍白,眼周一片青色,站在人群里像是一叶孤立的浮萍,他看上去似乎还好,沉默地接受亲人的安慰,看到郭敖还打了一声招呼,有些生硬地说:“嗯……今年暑假先不能陪你去玩了,下次补偿你吧……”

    郭敖看着他,伸手在他头上揉了一把,应道:“不急,我什么时候都在。”

    杜昊低下头,眼眶突然红了,郭敖看着前方,无声地陪在他身侧。

    郭敖走的那天,杜昊和方醒都去送他了,他像是已经从悲痛中走出,笑嘻嘻地和方醒开玩笑,但郭敖知道不是,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杜昊到底还小,嘴上说着没心没肺的话,眼里却透着不舍,他是跟在郭敖身后长大的,对郭敖的依赖远超于其他人。

    “放假了我就回来,你安分点读书,听到没。”郭敖得进安检了,他又看了眼杜昊,他最近越发瘦了,明明是该长身体的时候,却只长个子不长肉,看上去很单薄,“有事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知道了,你烦不烦啊,和我——”杜昊突然收住声,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徒然地低下头,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郭敖深深地看他一眼,抬手在他后脑上一拍,杜昊不耐烦地朝他挥挥手,视线却一直追随着他排队进入安检,直到再也看不到,才似有似无地呼出一口气,撞了撞方醒的手臂,“走吧。”

    起初两人每天还能发消息聊会儿,后来郭敖实在课多,学校纪律又严谨,两人就只在晚上聊会儿,郭敖知道杜昊正是作业最多的时候,不想聊太多让他分心,只有和陈瑛、方醒聊的时候会多问几句,陈瑛有时候都要笑他小小年纪操的是老父亲的心。

    寒假回去时,杜昊一个飞扑撞在郭敖身上,他觉得郭敖那身形越发魁梧了,撞着都觉得疼。郭敖难得脸上有一丝笑意,大手钳着杜昊的后颈将他从自己身前拉开,从上至下端详一番,心情不错地说:“胖了点,又高了。”

    “什么胖,我那叫壮!给你看我腹肌。”杜昊说着撩起衣服,光滑的皮肤上随着呼吸隐约能看出肌肉的形状,一个冬天没晒太阳,他的肤色又白了回去。

    郭敖看了一眼,随后单手掀起自己的衣服,见杜昊备受打击地塞好衣服,眼中笑意更浓,他想,也许时间不一定能治愈破碎的心,但至少能让伤痛变淡。

    然而他没等到那一刻,倒是先等到了陈瑛的电话,电话里陈瑛很急,问他:“昊昊不见了,你知不知道他平时会去哪?!”

    这是第二年的夏天,沈小曼一年的丧期都未到,杜昊的父亲再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来日方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