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转眼半个学期过去,又一个夏天即将来临,邹斐有时想想觉得也挺神奇,从认识丁一博到现在不过短短一年,他的生活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有甜蜜,也有随之而来的思念与煎熬,他甚至说不上自己是怎么对丁一博迷恋至此的,也许是那个喝醉的夜晚,也许是背上的那个吻,又或者是他递过玫瑰花时饱含痴迷的那双眼,总之他一步步地接近他,了解他,再回头看,原来已经放不下了。

    而眼看毕业在即,陆文蔚却再也没有联系过他,邹斐只能断断续续地从方醒和郭敖的口中知道一些家里的事,没了他,陆家的日子依旧照过,只是没有人会提起他,他的名字成了饭桌上的禁忌。

    这样就好,邹斐微微松一口气。

    反而是丁一博每次在边上都听得认真,听到陆文蔚感冒了,立马去药店买了药托郭敖带过去,老爷子养的一盆花死了,赶紧去花鸟市场再买一盆新的。

    邹斐笑他:“你偷偷做这些,他们又不知道。”

    “也不是为了做给他们看啊……”丁一博听了不是很开心,嘟囔道,他正在网上挑选养花的肥料,整个脑袋凑在屏幕前盯着看,大概是最近工作长时间用电脑的关系,他的眼睛有点近视。

    邹斐伸手把他的头往后推了推,支着一只手臂看他,“嗯,你这个拐来的媳妇儿比亲生儿子要好,以后我妈肯定更喜欢你。”

    丁一博不理他,耳朵尖却偷偷地红了。难得休息天两人都在家,邹斐哪有那么容易放过他,走过去合上电脑,从后面搂着他,吻他通红的耳朵,咬在嘴里竟是烫的。

    “哎你别,我还没看好呢……”丁一博一抖,说得很没底气,“房租不都还完了……”

    “嗯?你是不是弄错了,还房租是还房租,别把平时的份都算进去,”邹斐看一眼他夹紧的腿,低低地笑出声,“再说我预付点房租也不行?你这房东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老实。”

    他说着手往下,一把覆住丁一博的下/身轻轻揉弄,哑着嗓子开口:“石更成这样了?”

    丁一博闷哼一声,猛地蜷起身体,手哆哆嗦嗦地攀住邹斐的胳膊,把脸埋在他臂弯里,他光是听到邹斐带着气音的笑,都能石更起来,别说还被触碰着了,让他对邹斐有免疫力,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邹斐喉头滚动,一把将他抱起往房间走,边走边亲:“好像重了点,蛋白/粉别忘记吃,一天不看着你就偷工减料,过会儿先看看前几天的锻炼成果。”

    丁一博刚要反驳,就被堵住了嘴,“唔唔”地说不出话来,最后认命地抱住邹斐,由着“黑心教练”非法教学。

    做完两人面对面地躺着聊天,没聊一会儿,邹斐便声音渐小,拧着眉睡着了。丁一博枕着手看他,安抚似的轻拍他僵硬的背脊,直到他的眉头慢慢舒展开。

    这段时间邹斐很忙,每天早出晚归地跑健身房,装修已经开始动工了,要有人看着,杜昊自己还有工作,不可能天天抽空跑出来,只能邹斐一个人负责所有的事。很多事他也不懂,需要到处找人去问,去琢磨,和师傅一点点地讨论商量,有时候屋子里待一天,全身都是灰,又臭又脏,走在回家的路上也能体会到一点生活的不易,很辛苦。然而回到家打开门,看到一瞬间冲进眼睛里的光时,又什么抱怨都没有了,只想抱一抱这个等他到深夜的人。

    丁一博拿到第一笔工资的当天,就约了杜昊、方醒和郭敖出来一起吃饭,他特意挑选了一家人均有点贵的店,想谢谢他们一直以来的照顾。钱没了可以再赚,情分一定不能忘。

    他也没忘给邹斐买礼物,想了大半个月,最后鬼使神差地进了一家吉他店,他还记得邹斐家挂着的那把吉他的牌子,只不过店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来日方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