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纵谷欠的后果是第二天早上丁一博怎么都起不来,邹斐喊了几声见他仍旧睁不开眼,不忍心再吵他,随便套了条裤子去找手机。地板上一片狼藉,有纸巾有毛巾,还有昨晚两人弄脏的床单也被揉成一团丢在角落里,邹斐踢开润滑剂的空瓶,走到客厅给吴卓打电话,让他帮忙给丁一博请个假,就说身体不舒服。吴卓睡得迷迷糊糊的还没起床,也没多想,打着哈欠应了声。挂了电话,邹斐又随手给娄栋回了一句微信,随后裸着上身去窗边抽烟。

    冬日清晨的风很凉,甚至是刺骨的,邹斐却浑然不在意,前几年老爷子身体还硬朗的时候,常常带着他去冬泳,这点冷根本算不了什么。他靠着冰冷的窗台朝外吐烟,不知想到了什么,原本硬朗的五官突然柔和起来,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最后扭头轻笑一声。指间的烟还有半根,他却没了继续下去的心思,将烟碾灭往房间里走。

    丁一博还在睡,大概是怕冷,把被子都拉到身边,将自己团成一个蛹,只留半张脸在外面呼吸。

    邹斐走过去扯开被子,硬是把自己也塞了进去。突然涌入的冷风和巨大的人形冰块让丁一博狠狠打了一个哆嗦,他半睁开眼,发现是邹斐后,赶紧贴上去,抱着他轻声咕哝:“你去哪了,身上好冷……”

    “给你请假,我们下午再回学校。”

    丁一博没有说话,鼻翼微微翕动,像是又睡着了。

    邹斐揉了揉他的头发,视线被他肩膀上的咬痕吸引,咬得有点重了,颜色还没褪去,肩胛骨往下,整个背上都是一块块的痕迹,连屁股上也有一圈牙印,丁一博生的白,口勿痕在他身上特别显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虐待了。邹斐顺着他的腰往下看,脑子里又想到那儿是如何包裹他绞紧他的,他深吸一口气,冰凉的身体瞬间重新变得火热。

    昨晚在厕所清洗时,两人还是没忍住做了,丁一博根本不会拒绝人,只会不停地试探邹斐的忍耐极限,明明身体抖得不行了,还要用那双饱含谷欠望的眼睛看他,绞着他的手指说再摸摸那儿。邹斐彻底失控了,抱着丁一博将他抵在墙上,在喷洒的热水下使劲吻他,将他湿润柔软的后面扌喿了个通透,哪怕他已经尖叫着身寸了,邹斐也没有放过他,最后直接把人做晕了抱出来的。

    邹斐闭了闭眼,觉得不能再继续想下去了,他又孛力起了。

    在床上重新躺了半小时,邹斐起身去洗漱做午饭,照着网上说的给丁一博做了一锅清淡的粥,等他全都弄好进房间看时,丁一博还在沉睡。邹斐皱了皱眉,走过去连着被子把人抱起来,捏他的脸,“起床了,吃点东西。”

    叫了两三遍丁一博才费力地睁开眼,看他一眼后又缩回被子里,这次整个脑袋都躲进去了。邹斐无奈地把他捞出来,拿温毛巾给他擦脸,问他:“身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丁一博清醒点了,不知想到什么红了耳朵,被子下的脚动了动,轻声说:“……腿根疼。”

    “腿根?”

    “……开、打开太久了,扯着筋了……”

    邹斐明白了,饶是他也有点不好意思,轻咳一声要伸手去给丁一博揉。

    “等等!先、先别碰我!”丁一博昨天被扌喿得狠了,现在光是闻着邹斐的味道都能浑身颤抖不止,他扯着被子往后躲,不小心一屁股坐下去,疼得倒吸一口气,不倒翁似的翻在床上,眼眶都红了。

    “乱动什么!”邹斐低喝,把他抱到自己腿上,问哪里痛。

    “……后面也痛,好像肿了……”丁一博支吾一会儿才开口。

    邹斐不吭声,把他放回床上掖好被子,起身穿外套,“你再躺会儿,我马上回来。”

    邹斐回来的时候带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来日方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