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哟,春宵一度啊邹帅,皮肤气色都不一样了。”邹斐一回寝室,娄栋就从床上探出脑袋,坏笑着打量他。要说不震惊那是假的,放在别人身上,娄栋肯定不能接受,甚至是恶心的,可邹斐是他兄弟,他想恶心……也恶心不起来啊!老实说邹斐找女朋友还是男朋友和他有关系吗?是不关他屁事!影响他俩友情吗?也不影响!而且抛开最初的成见,他看丁一博顺眼多了,人是不错,甚至配邹斐那暴脾气,还挺合适。

    邹斐在他脑袋上一拍,顺手扔过去一个饭团:“给你带了早饭,豆浆在桌上。”

    “我靠,刚好肚子饿了,爱你邹帅!”娄栋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下床,连牙也来不及刷,先猛喝一口豆浆。

    “少恶心人。”

    “小棉袄能爱我不能爱啊?”娄栋看看邹斐的身形,又想到丁一博那小身板,不知想到什么猥琐的事,“啧啧啧”几声,“我说你俩……没被你玩坏吧?”

    “你他妈天天想些什么东西,别瞎惦记人。”邹斐警告他,他以前只知道自己脾气差,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占有欲也变强了,别说丁一博在床上的模样,就是他穿着衣服,也不能被人想。

    “至于吗你,没人和你抢,”娄栋不死心,还在危险边缘试探,“我就秉着科学严谨的态度问问啊,你那根驴玩意儿——”他还没说完,便被邹斐一脚踹进了厕所。

    邹斐其实有点郁闷,丁一博早上醒后就没怎么和他说话,明明昨晚才做过亲密的事儿,一觉醒来却氛围微妙,除了吃早饭时有过几句对话,其余时间再无交流,连对视都没有。他回想了一下昨晚做的事,发现不能细想,不然立马能硬。果然还是把人吓到了吧。

    邹斐对于喜欢上一个男生并没有太多的不能接受,也没有什么世界观需要重新建立,喜欢就是喜欢了,他从不纠结自己的决定,比起自己,他反倒更怕丁一博无法接受,毕竟对方的感情经历一片空白,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下做了这些那些,万一突然醒悟这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呢。

    “操……瞎撩完就躲……”邹帅百八十年没体会过这种糟心的感觉了,看了会儿球赛满脑子丁一博的事,最后气得直接拖着娄栋去操场上打球。

    心情不好就运动,没什么是运动不能发泄掉的,如果有,那就是还不够累。邹斐一边做引体向上一边想过会要不要去找丁一博。

    娄栋蹲在一边目瞪口呆地盯着单杠上的人,这家伙是来秀肌肉的吧??他才做了不到十个已经手抖得怕是连晚饭的筷子都要拿不住,邹斐竟然大气都不喘一口,魔鬼。

    一整天丁一博都没发信息给邹斐,邹斐一开始还能说服自己对方是害羞,然而到了晚上他的腿脚就有了自己的想法。丁一博寝室没开大灯,只有每人桌上的小台灯亮着,唯独他那个角落漆黑一片,人不在。吴卓看到邹斐,知道他多半又不是来找自己的,指了指上面,小声说:“床上,睡了。”

    邹斐抬眼一瞥,床上果然隆起一团,他微微挑眉,这么早?

    他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丁一博的头,对方是朝着墙睡的,没醒,他往下摸到额头,有点烫,但没有热度,幸好不是生病。“明天再找你算账。”他小声骂了一句,收回手前又捏了捏丁一博的耳朵,捏到那颗耳钉时,才稍稍放下心。

    邹斐刚走出寝室,丁一博就睁开眼,他摸摸自己的耳朵,浑身滚烫。

    结果第二天邹斐还是没能找丁一博算上帐,丁一博出去参加社团活动了,他自己又被学生会拉去帮忙,一直忙到大晚上。两天没见到人,邹斐心里憋着一团火,大半夜的又拉着娄栋去操场上锻炼。

    “神经病啊你!大晚上的跑什么步,我快冻死了!”娄栋还以为是去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