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邹斐原本以为会有些不同的,可是没有,他甚至要比以往来的更……急迫一些。他吻了一会儿,微微拉开些距离,轻拍丁一博的后脑,哑着声说:“呼气,想憋死自己啊,还有,闭眼。”

    丁一博已经完全乱了套,眼前一阵晕眩,邹斐让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他不知道接吻是这样的,让人无助的同时又无比兴奋。到后来他实在有些受不了,粗喘着想往后躲,然而后脑被邹斐的手掌固定着,哪都逃不了,只能仰起头被动地承受邹斐的侵略。

    “唔……邹……”丁一博喘不过气,猛地呛了一下,低下头捂着嘴直咳。

    邹斐深吸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背,倾身将下巴抵在他头顶,双手虚虚地在身后环着他,声音颇为无奈:“接个吻也能呛成这样,是不是笨蛋?”

    丁一博呛得眼眶都红了,他的头顶被邹斐的下巴戳得有点痛,可是他不敢动,他想和邹斐再多呆一会儿,他的脑子其实还一团乱,刚刚那个吻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他想的那样吗?他克制不住地抬起手,凌空放在邹斐的腰侧,最后却只是不施力地抓住他的衣服下摆,闷声道:“那我学一下……”

    邹斐脸一沉,在他后颈捏了一下:“和谁学?!”

    “……你教我。”

    丁一博不是真撩,邹斐却是真的被戳中了,心里酥酥麻麻的,他压抑住想现场再教一次的冲动,轻咳一声放开人,“走了,花……谢谢。”

    丁一博眼里明显带着不舍,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在他心里砸下一圈涟漪,邹斐暗骂一声,刚想凑上去,宿舍门就被打开了,是吴卓和另一个室友看完晚会回来了。

    “谁让你闲得蛋疼要去的——哎邹帅?你怎么在这,不是刚还在唱歌?!”

    “来拿个东西,”邹斐侧过身,不经意地将丁一博挡在身后,“晚会结束了?”

    “是啊!难怪最后颁奖的时候没看到你人,我靠那个给你送花的谁啊?!真牛逼,当着许佳佳和全校的面公开对你表白。”

    邹斐看了一眼神色紧张的丁一博,笑道:“不知道是谁,没看清。我先回去了,有空过来打游戏。”

    走之前,他在吴卓看不到的地方揉了揉丁一博的脑袋,指腹轻轻摸过头皮,带着点不同于之前的亲昵。

    那束玫瑰被他捧回寝室,有生之年被一个男人送了花,他竟然还挺开心的。

    娄栋见他回来激动地怪叫一通:“不能够啊邹帅!怎么回来了?没带身份证?你打个电话我不就给你送过去了!”

    邹斐心情好,懒得理他,到处找容器放花。

    “给哥们透露透露,谁送的啊?”娄栋贱兮兮地凑过去闻花,被邹斐挡开了,“靠!是不是小棉袄?是不是?!”

    邹斐被“小棉袄”逗笑了,脑海里怎么都甩不掉丁一博穿着花棉袄的模样,他拿花往娄栋头上一砸,笑说:“什么小棉袄,压根没看清谁送的。”

    “你就扯吧你!不知道谁送的你还能大费周折地拿回寝室来?!诶哟我操,我要赶紧让那些小学妹别吊死在你这了,这回是真没戏了。”

    “滚滚滚,找你的小学妹去。”邹斐找不到瓶子,眼睛一瞄,把娄栋桌上那个陶瓷笔筒拿了过来,虽然有点小,好歹能塞进。

    “我靠这是景德镇买来的啊!”娄栋绝望地看着自己的笔筒成了盛满别人狗粮的碗,决定放弃和恋爱中的智障讲道理。

    邹斐洗完澡回到桌前看电影,然而今天的电影似乎不怎么吸引人,他兴致缺缺地看了半小时,心里越加浮躁,怎么都看不进去,随手拿起一边的手机。

    邹斐:干嘛呢。

    丁一博几乎是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