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半夜的时候,丁一博在厕所吐得一塌糊涂,要不是邹斐被窸窸窣窣的声音惊醒,或许睡到天亮都不知道还有人能这么悄无声息地跪在马桶边吐。

    厕所门关着,只从门缝底下透出一丝光亮,邹斐一开始以为丁一博在上厕所,直到听见声音不太对劲,才起身去敲了敲门。里面立刻传来冲水和翻盖子的声音,邹斐等了一会儿还没见人出来,拧起眉,直接开门进去了。扑面而来的酸臭味熏得他差点没退出去,再一看,丁一博正跪在地上抱着马桶吐,胃部痉挛让他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地颤抖,一张脸惨白得吓人,唯有眼尾和鼻子是通红的。

    邹斐沉下脸,灌了杯水递给他,自己一声不吭地出去了。

    丁一博听到关门声,整个人脱力似的靠在冰凉的瓷砖墙上,不仅把邹斐吵醒了,还让他看到这么狼狈的一面,换成谁都得恶心死。他的眼前一片晕眩,仿佛从高处坠下,疯狂地失重旋转,没休息一会儿,他又猛地直起身,将胃里残留的晚餐全部吐了出来,连邹斐是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

    “全吐完了?”邹斐刚去方醒那借了胃药,现在也顾不上烧热水,直接让丁一博就着矿泉水先咽了下去,“吐完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丁一博点点头,小声地说“谢谢”,下一刻却感觉身体一轻,像是浮到了半空,他以为那阵晕眩感又来了,睁开眼才发现是被邹斐抱在怀里。

    邹斐将他放到床上,盖好被子,丁一博被胃痛折腾了半夜,压根没睡着过,早已疲惫不堪,这会儿终于吐舒服了,几乎是沾到枕头便睡,整个人抱着被子蜷成一团。

    邹斐俯身看了他一会儿,见他睡着了才回到自己的床上,方醒发微信来问怎么样了,他回了信息,又等了大半个小时,见丁一博睡得还算踏实,才伸手熄了灯。

    第二天一早,方醒就过来看人了,身后跟着垂头丧气的杜昊。

    “怎么样,人没事吧?”

    “后半夜还算安稳,应该没什么事。”邹斐后来几乎没怎么睡沉,一有点声响就能睁眼,早上因为生物钟又起了个大早,现在眼睛下面一圈青的。

    杜昊连忙狗腿地把手上的袋子递过去,说:“来来来,刚去买的粥,还有胃药,小丁醒了替我和他说声对不起啊,昨天真的怪我,没控制住。”

    “等他醒了你自己和他道歉去。”邹斐接过东西,正说话间,突然听见房间里手机闹铃响了,他几大步走过去关掉声音,见丁一博翻了个身没醒,紧皱的眉才略微松开,转身将窗帘又拉上一点。

    杜昊见状惊得目瞪口呆,抱住郭敖的手臂感叹:“孩子他爸,我们家斐儿竟然会照顾人了!”

    郭敖面无表情地动了动手腕,揪住转身欲逃的杜昊:“我看你是昨晚没挨够打。”

    丁一博这么一吐,原本一早要坐船回市区的行程自然被打乱了,方醒、杜昊是请了假出来的,郭敖也有事在身,只能他们三人先回去,邹斐和丁一博再多留一天。

    邹斐是无所谓,反正回去也是闲着无聊,还可以少听点老爷子的念叨,倒是丁一博中午醒来发现自己睡过头,方醒他们又已经先走后,闷闷不乐了半天,觉得是因为自己打乱了行程,本来吐完看着就像是瘦一圈,这会儿还丧着一张惨白的脸,真是说不出的可怜劲。

    “要不我们过会就坐船回去?”

    邹斐正靠在床上看电视,闻言斜睨了他一眼,说:“就你现在这样还想坐船,没吐够是吧?昨晚不挺厉害的?”

    “我昨晚……”丁一博仔细一回想,会错了意,以为邹斐在说自己亲他的事,顿时一张脸红透,吭哧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最后小声道,“你还记得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