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放假前一天,邹斐班级搞活动,在饭店里定了一个大包间全班一起吃饭。邹斐作为焦点自然被灌了不少酒,加上他平时做人做事仗义,人缘不错,私底下又被几个关系好的兄弟灌了一轮,纵然会喝酒,散场的时候脚步也有点飘了。

    娄栋早已喝得不省人事,吐都吐了两回,邹斐只好拖着他打了个车,好不容易到寝室,就见门边蹲着一团黑乎乎的影子,邹斐一个激灵,人都清醒不少。

    “谁!”

    黑影动了动,慢慢站起身,一边还在揉眼睛:“是我。”

    邹斐呼出一口气,低声骂他:“你他妈没事半夜三更蹲我门口干什么?!”

    “等你回来……”丁一博估计是真的睡迷糊了,声音里还透着点鼻音,他又使劲地揉了揉眼睛,才从裤袋里掏出一个什么,刚想递给邹斐,就看到倚在他身上的娄栋,不由得一愣,“我、我想……”

    “你等等,我先把这头猪扔进去。”邹斐打断他,咬着牙把睡成死猪的娄栋扛到上铺,中途还差点被娄栋从扶梯上推下去,气得狠狠踹了他一脚,“操,猪都没你沉。”

    出来的时候,丁一博仍是安安静静地站在门口等他,瘦削的身体在昏黄的走廊灯光下被拉得又细又长,摇摇晃晃地左右摆动。邹斐甩甩头,意识到那是自己在晃动。

    “说吧,什么事非得大半夜的。”

    “这个,送给你。怕你明天就回家了。”丁一博把手中的东西拿出来,是一个皱巴巴的信封。

    邹斐看到就笑了,他喝了酒,嗓音听上去沙沙的:“什么玩意儿,别告诉我是情书啊。”

    “不是,”丁一博拧起眉,有点急,“是门票。”

    邹斐长得高,丁一博得微微仰起头才能对上他的视线,他的眼皮有点肿,眼里因为困意布着血丝,还浮着一层水汽,鼻尖有两颗细小的汗珠,就连嘴唇都似乎红得触目。邹斐低头看着,突然觉得这张平日里寡淡无奇的脸此刻竟然显现出几分生动,他的意识有些断片,酒的后劲完全冲上大脑,眼前甚至出现了重影,连丁一博的声音都是带着回音的。

    邹斐突然抬起手,摸向那其中的一张脸:“你这儿……怎么长了颗痣?”

    手指与皮肤相触的那一刻,两人都惊了,瞪大眼睛面面相觑,彼此的手都还放在半空中来不及收回。

    邹斐很快反应过来,猛地收回手后退两步。

    操!他是不是有病,没事摸人家干什么!

    一阵尴尬的沉默,谁都没有讲话,安静得甚至能听见屋里娄栋的呼噜声,最后还是丁一博先开的口,他把手中的信封又往邹斐胳膊上顶了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长痣……这个你拿去吧,我先走了,晚安。”

    最后那一声“晚安”轻得仿佛是呓语。

    邹斐有些记不得当时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只知道自己几乎是有些狼狈地躲进了寝室。

    他冲完澡,躺到床上,突然有些睡不着了,窗外初夏的知了声闹得他心烦,他反手在娄栋头上扇了一掌,耳边那高高低低的呼噜声也终于停了。他又翻了几个身,最后猛地起身将那皱巴巴的信封拿来,抽出里面的东西看,是一张演唱会的门票。

    起初他不明白为什么是门票,后来才想起自己好像有一次在朋友圈提到过,也不是真的有多想看,没想到被丁一博记上心了。

    邹斐心情挺复杂,他不是没被讨好过,明的暗的送他礼物的大有人在,但能这么抠着字眼解读他心思的,还真是少有,实在是……怪傻的。

    他拿出手机点进丁一博的头像,想着把这只“狐獴”删除算了,一了百了,但最终他只是低叹一声,将门票塞进了枕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