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1/2)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邹斐确实没再看见过丁一博,按理说两人住同一层楼,又是一个系的,总有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时候,但偏偏就是没打过照面,哪怕他知道丁一博是在躲他,也不得不佩服对方躲人的技术。有那么几次邹斐甚至鬼使神差地想走进吴卓寝室去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失踪了,回过神后忍不住骂自己有病,好不容易能跳过这茬,自己找什么不痛快呢。

    邹斐并没有困扰很久,他不知道丁一博是不是真的看开了,但至少对方不再继续纠缠这件没可能的事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说什么只喜欢,实在太扯了。

    转眼临近期末,该复习的复习,该浪的也都出去浪了,邹斐显然属于后者,只不过他比娄栋那帮家伙要好一点,至少作业都抽空自己做了,闲着无聊的时候也会拿英语书背几个单词。

    “别看啦邹帅!今晚酒吧嗨起,球队几个兄弟都在,一起来啊!”娄栋这两天玩疯了,每晚都要出去通宵,连课都翘了好几节。

    “玩来玩去就那些,没劲。”邹斐已经连着拒绝他好几次了。

    “不是,那你这样天天窝在寝室有劲?我看你就是太久没找妹子了,缺少那什么激素的刺激,以至于对生活都失去了欲求,再好的枪不用也得生锈啊卧槽——”娄栋一侧身,躲过了邹斐砸过来的可乐罐头,惊得直拍胸口,“你看看你看看,和我更年期的老妈一样上火。别磨叽了,去玩一把放松放松呗,就当放假前大家一起聚一聚。”

    邹斐想想也是,反正都无聊,还不如喝个痛快,也许会有意外的惊喜。

    下午第二节课一上完,娄栋就跑回寝室换行头了,邹斐看着他又是往头上抹发蜡又是朝身上喷香水的,直皱眉:“你他妈娘不娘炮,外国人闻了你这味都要甘拜下风。”

    “啊?有那么重吗?我怎么自己闻不出来……”娄栋抬起手左右闻了闻,很不甘心地放下香水瓶,“你以为都和你一样,就算一身臭汗也有妹子愿意来闻。”

    “放你的屁。”邹斐笑着踢了他一脚。

    两人进酒吧的时候,吴卓老远就看到了他们,站起来吹了一个长长的口哨,尽管酒吧里音乐震天响,还是有不少人看过来。

    邹斐只穿着一件黑T和卷起裤腿的牛仔裤,却足够展现他的宽肩和长腿,略长的头发被他随意地拨到脑后扎了一小把,勾勒出棱角分明的侧面线条,深邃的五官在暧昧闪动的灯光下更添一丝野性。

    就是行走的荷尔蒙无误了。

    行走的香水瓶在一旁又是羡慕又是哀怨地看了他一眼,今晚不怕没女人,就怕没戏!

    像是感受到周围人的视线,吴卓起哄得更起劲了,非说他们来迟了要罚一杯酒。

    桌旁坐着的人还挺多,有两个兄弟把女朋友也带来玩了,另外又叫了好几个妹子,看到邹斐都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邹斐面无表情地和她们点点头权当打招呼,也不磨叽,仰头就干光了一杯啤酒。

    整桌人又是一阵闹哄,这才放过他们,该吃的吃,该玩的玩。

    中途邹斐去了趟厕所,顺便又在安全出口那抽了根烟,主要也是被几个女生问得烦了,耳边就没停过,本来是想喝个爽快的,结果还要应付女人。

    回去的时候,他余光一瞥,隐约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说熟悉也不对,那个背影他只看到过两三次,但不知道为什么就能记那么清楚。他犹豫几秒,还是穿过人群,朝那背影走近一些。

    对方正弯着腰给人上酒和小食,恰好头顶灯光扫过,照亮了那张白得有点过分的脸。

    竟然真的是丁一博。

    要说不惊讶是不可能的,邹斐皱眉,看他穿着有些收身的侍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来日方长》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