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2/5)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璃舱就会自动启用紧急进程,在厚实的舱体破掉之前带着它所关押的人一同坠入岩浆。

    由于运行成本太高,胶囊只有一个,不常投入使用。最近的一次是四年之前,它关过一个企图篡改程式把整条赤道带上储存的原子弹一同射上天空的疯狂科学家。

    陆汀坐在自己新换的、没有奶油甜食味道的办公椅上,逐一完这些信息,发了一小会儿愣。但也仅仅是一小会儿,不过三五分钟,事到如今似乎已经没有什么能打破他的心理防线了,他坚信动手越早主动权越大的道理,花了一下午弄到通关文书,当天夜间,他就来到了克兰拜耳。

    或许还要感谢那个嘴套,除去少部分测试人员之外,并没有太多人见过神秘人N的真容,当然也包括参与陆岸婚礼的那些矜贵角色,目前看来清楚N与总统幺子关系的人似乎并不存在,就算有,也未曾跳出来碍事,因此陆汀的探视进行得十分顺利。在他这个职位,经过申请也签了保密协议,为的只是去见一个嫌犯,每一个环节都合规合法,并不需要列出理由。

    当然,陆汀基本可以确认,父亲并不会忘记婚礼上自己带出来的男伴,邓莫迟的长相谁看了都不会过目即忘。就算记性不好,就算躲在投影后,父亲也一定在某处远程观察仔细,甚至留下了详尽的影音记录。

    他也可以确认父亲在这两天里,已经看过N的脸。

    那么他自己固然也在重点监视范围之内——或许这次探视每一秒都会被转播到父亲眼前。但只要不被阻拦就是好的,陆汀拆下配枪和通讯设备,交给狱警,独自坐上引力车,对自己接下来的要求只有两条:第一,情绪波动可以,不许表现出来;第二,少浪费时间看人,多观察环境。

    引力车被推出启动轨道,朝胶囊徐徐靠近,来自地心的热量穿过地壳和空气一路上窜,直逼陆汀的每寸皮肉。他摸到引力车的铁皮已经开始升温,自己的靴底也正在迅速发软,像是快要融化,他也发觉之前对自己立下不看人的规矩根本不切实际,邓莫迟就在眼前,邓莫迟越来越近了,邓莫迟盘腿坐在空空的玻璃地面,抬起眼来,目光落在他的脸上。

    那双眼睛看人依旧是那副样子,平直,不冷不热,只是一种客观的观察。那副钢制嘴套也依旧在。它唇部紧卡的设计有碍嘴唇开合,也使对话变得艰难,虽然陆汀领口别着监狱专用的麦克风,可以对胶囊内部喊话,但他无法得到回音。

    捏了捏汗湿的手心,陆汀说出计划中的台词:“最近过得怎么样?”

    他想自己的语气和语速都做到了适度的平静。

    邓莫迟坐直了些,靠上胶囊侧壁,铐起来的双手放在大腿上。

    陆汀看到他眉锋蓄着的汗珠,刘海也都濡湿了,漆黑地贴着汗津津的额头。邓莫迟头顶是胶囊内的白色冷光,下巴、手臂,那些棱角下本该是阴影的地方,却映着熊熊的火。几百米的距离对于直径上千米的火山来说不值一提。这种炙烤状态已经持续了将近二十四小时。但不会太久,老大,你需要再等我一会儿……陆汀看着邓莫迟想,说出口的却是:“你要跟我说拜拜,我以为只是腻了烦了,没想到你是去做这种事。”

    “听到全球广播的时候我还没想到是你,现在眼见为实了。”他又笑了笑,“我是警察哎,当上这个职位已经很多人说闲话了,和你有这样一层关系真的很妨碍我工作。”

    邓莫迟保持原状,没给出什么反应,但陆汀却能从他的眼中看出困惑——他缓缓地眨了两下眼皮。陆汀抽了口气,他的坐姿一如刚才那样放松,腿漫不经心地跷着,嘴里却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他感到疼,不只是舌尖,更是心里一直空落落的那一大块,他不知道邓莫迟听到这些话作何感想,会否相信,但他自己是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