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1/5)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不行。”邓莫迟毫不犹豫,接着也没了后文。

    他似乎不准备给什么理由。

    “上次不是说过几天吗?”陆汀还是捏着挎包,拉链头抵在他虎口处的枪茧上,有点硌,他忽然冷静了一点,意识到是自己太急了,“那好吧,我自己回家咯。”

    邓莫迟往巷子出口走去,看样子是要送陆汀去车站,没几步却又被拦住,“等一下,还有件事,就一件了,”陆汀扯了扯他的手腕,“眼睛先闭上。”

    “什么事?”

    “你就闭一下,最多五秒,”陆汀堵在巷口不让他出去,“我保证不干坏事。”

    邓莫迟没有狐疑的样子,他眼中依旧缺乏情绪,但还是闭上了。

    陆汀把早已在背包最上层放好的盒子掏出来,“好了。”他说,邓莫迟再睁眼的同时,手里就多了点重量。

    街上的灯光洒进来,把这只几何凸面的树脂玻璃盒照成青蓝色,里面放着像是羊绒之类的柔软面料,堆在一起,深色显得温暖。

    “打开看看。”陆汀的手从盒面垂下,指尖滑过邓莫迟的腕骨。

    被羊绒夹在中间的,原来是一枝花儿。邓莫迟没有把它拿出来,只是让它躺在原处,沉稳地托着,另一手从头到尾地轻触。

    茎叶、花瓣,还有那些细小的倒刺,全都是洁白。

    “3D打印?”他问。

    “嗯,其实建模还能更精细一点的,”陆汀小声道,“但总比不上真的。真的我也种了,已经发芽啦。”

    “是玫瑰。”邓莫迟抬起眼。

    陆汀重重地点头,睫毛闪了闪,害羞地笑:“在包里放了好几天,我老是临了不好意思拿出来。现在好了,我坐车去了。”

    邓莫迟果然是要给他送行的。去往轻轨站的那一路,邓莫迟先是用手肘把那只瘦长的玻璃盒夹在左边腰侧,就像平常对付某些捡来的废旧金属元件,走了一段,他又默默把它用双手端着,端到肋骨的高度,平添一股郑重。

    “我们去要个口袋吧。”陆汀盯上前方一家杂货铺。

    “几点了。”邓莫迟却问。

    陆汀扶正腕表:“差十三分钟十点,过得好快啊。”

    “去我家吧,”邓莫迟顿了顿,把玫瑰盒递给陆汀,“帮我放一下。”

    放在陆汀包里并非是想省事儿,因为很快他就没手拿了。约莫两分钟后,邓莫迟领着还在神情恍惚的陆汀停在一家摩托租赁铺前,熟门熟路地挑了辆带悬浮功能的等离子动力款,“比巴士快,可以抄近路。”他解释道。

    陆汀又愣了愣,天黑了,这也不是白日梦,他不断告诉自己,随即一步跨上摩托,坐在靠前的椅面上:“行,你指路,我带你!”

    “不是骑不动吗?”邓莫迟拍拍座椅后部,意思是给我让地方。

    “哦。”陆汀老老实实往后滑,而邓莫迟已经抬起手来,摘下电弧刀的背带,直接套过他的头顶和脖颈,挂在他的肩上。陆汀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缩了缩脖子,深低着头整理自己被夹皱的外套,好让长刀在背后垂得顺当一些。待到邓莫迟在他身前坐好,拧起车把上的油门,他才把脸抬起来。

    涨热的皮肤贴上冰凉的革质夹克衫,很舒服。

    发动之前邓莫迟没有任何提醒,车子冷不丁蹿出去,弄得陆汀下意识抱紧他的腰,膝盖也在他胯骨两侧夹紧。两人就这么疾驰起来,绕着这轮巨大“明月”的边缘,要横穿过它的圆弧下的一个角。

    上次在“米诺斯王宫”里一路冷清还没能看出来,邓莫迟开摩托是真猛的那一类,也有可能是为了减少电耗,明明可以浮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流明之罪》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