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1/4)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陆汀把这团未完成的M83星系存入了毕宿五的主机硬盘,投影在他的收藏室里,让它每时每刻都点亮。这间屋子素来被用于放置他最喜欢的东西,比如一匹黑马的等身模型,一只猫头鹰的骨架,一些压碎的没法复原的黑胶唱片,还有他的柚木吉他。

    然后他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一早,邓莫迟果然站在上次的码头,冷眼环顾,衣着平平无奇,那股心不在焉的疏远劲儿却还是让他与人群鲜明地分隔开来。陆汀如上次那般扒在舱门口,伸出手来稳稳一握,把邓莫迟接上自己的飞船。

    他注意到,这人脸上的伤都痊愈了,手上也是,连点伤疤都没留。

    有些不可思议,难道遗传的基因也对愈合能力做了改编?但这终归是好事。

    “早上好!老大我好想你。”陆汀厚着脸皮,快速道。上次邓莫迟编写的程序有自动根据风速和辐射尘扩散方向调整路线的功能,因此也就不用每次都重新设置数值,陆汀似乎有更多的时间黏在他身边。

    邓莫迟只是点点头,坐到后舱闭目养神,抱着他的电弧刀。

    “今天中午我们吃墨西哥卷饼、土豆沙拉和梨子,”陆汀在料理台上忙活,很快就端着托盘也来到后舱,“早上吃三明治。”

    他坐在邓莫迟身边,两个夹了西红柿生菜和油煎鸡腿肉的三明治还有两杯香蕉蓝莓奶昔摆在桌板上。

    “我自己做的。”他笑说。

    邓莫迟的进食速度仍然毫不拖泥带水,他解决完自己的那份,陆汀才吃了一半。

    “味道很好。”他对陆汀说。这似乎也是他第一次吃到非人工合成的肉类。他居住的街区附近,贩卖的“肉”都是加了各种香精的蛋白制品。

    奶昔的甜味也比维生素糖鲜活许多。

    “我觉得有点咸,中午的饼已经做好了,没有放这么多酱。”陆汀说着,又坐得离邓莫迟更近了些,后舱的海绵座本身就窄,两人的大腿差点要挨在一起。他慢吞吞地吃,总是细嚼慢咽,吃完还要舔舔手指上残留的奶黄色芥末酱汁,再用消毒湿巾擦拭。之后他把玻璃杯送到洗杯池里用超声波振干净,又一次坐回邓莫迟身边,不多久就心无旁骛地睡着了。

    醒着的时候,他靠在靠背上,睡着后,他在气流的颠簸中挨上旁边的肩膀。

    邓莫迟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陆汀,发觉这人对自己的靠近似乎总是更趋近于一种本能,又包括裸露的脖子、舔手指时的专心致志——Omega身上绝不该出现的那种毫无防备——而并非是有什么复杂的用意。去试图精确定义,按照自己平时习惯的动机结果论去分析,还不如单纯用“喜欢”这个词描述。

    他几乎要确信这一点了。那么自己作为Alpha的冲动缺乏对他是幸运还是不幸?

    这个问题只能陆汀自己回答。不过肩膀一沉,感觉到大臂被呼上的温度时,邓莫迟想了想,把电弧刀放在一边,好让肩膀完全摊开,更方便枕一点。

    他觉得很奇怪,对于身体接触,每次弟弟妹妹这样缠上来,都会被自己拍开。

    但水的味道让他安定。

    那天是个阴天,并且有风,地表温度要比上次低了几度,这对两人的工作其实比较友好,不会闷那么多汗,冒脱水的风险。那个大坑已经被重新填上了,陆汀清楚地记得它的位置,如今那里一片平坦。

    只能是邓莫迟做的,在自己不在的时候。所以他说的“有事”就是指这件事吗?陆汀想,三具人类尸体在这里放上一夜,会变成什么样子,又放上两夜呢?总之是邓莫迟不想让他看到的样子。

    然而警察当然是不怕尸体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流明之罪》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