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1/5)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是邓莫迟要求停下的。

    那是快把这座垃圾山转完的时候,停靠飞船的安全屋就在不远处,邓莫迟驻足,侧目看着陆汀:“你现在很危险。”

    陆汀已经默默环视了一阵,周围人迹罕见,所以他一直告诉自己,不要紧,不要紧,那种燥热酸软的感觉确实也是断断续续,和上次发情的汹涌不尽相同。但听邓莫迟这么一说,他就又慌了:“我有味道吗?”

    他怕自己散发的东西太明显,一飘就飘好远招来什么问题人物,又怕它到这会儿还是根本没有气味,邓莫迟这么聪明,自己喷香水假冒苜蓿的骗局肯定一看就透。

    邓莫迟则问:“药带了?”

    陆汀下意识把包往他手里塞,怔道:“在、在里面。”

    邓莫迟不接,只把手机揣回口袋:“热敏网我暂时关了,先回安全屋吃药休息。”

    陆汀慌慌张张点头,抱着背包往那方向跑了几步,又猛地回过身子:“你怎么办?不是,我是说,你在外面?”

    邓莫迟靠在车斗一侧,抱起双臂:“我对你来说也有危险。”

    可是无论从语气,还是从动作,他看起来都是心如止水的样子。

    陆汀说不出求他陪自己的话,人家的确也没有跟他共处一室冒险的必要——信息素的劲儿上来了那是什么都挡不住的,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待在一起也绝不会做其他事情。陆汀自己倒是不会后悔,可邓莫迟呢?

    他没敢再回头,因为看清了自己的动摇,埋头快步跑向那栋小房子。鞋底的铅垫拽得他踉踉跄跄。冲进去才发现锁头锈得太过头根本反锁不住,陆汀大口喘着气摘下面罩,靠着门板滑坐在地。

    屋里那么黑,他又不知道灯的开关在哪儿,所以感到危险。无法隔绝完全的外界也让他感到危险。拆药盒的时候他开始后悔没直接钻回自己的飞船,手环却忽然响了两声,只有特殊联系人的消息会在静音模式中发出提醒。

    顶灯也蓦地亮起,陆汀被激得眯了眯眼。

    手腕上方投影出两条消息。

    邓莫迟:红外线网已经打开,别人闯不进去,我也不会闯,就在外面等你。不怕。

    邓莫迟:灯也开了。

    陆汀不舍得把界面关掉,方寸之间一块荧蓝色的光幕,对他来说好过头顶高瓦数的灯管。这次带的抑制胶囊也是强效,正常用量是一次一颗,他把心一横,就着隔离瓶中发烫的热水一口气吞下去六颗,整盒的量,口腔都仿佛被烫掉了层皮,呼吸甚至更急促了些许,双眼却还是望着那几行字发呆。

    然后他哭了。

    哭着打出那行回复:我不怕,我就是觉得给你添麻烦了。

    他最近就是这个样子。一到关键时刻就发情。一发情就哭。陆汀对自己分泌过剩的体液感到厌恶,无论是眼眶里的那些,还是某些更加难以启齿的部位。单说眼泪的话,其实是老毛病了,从小他就会在莫名其妙的时刻哭泣,比如在警局乖乖坐到黎明,等到母亲出警回来抱着他的那一分钟,比如因为每天沉迷打靶被大哥骂废物点心,被父亲没收手枪,却在十五岁生日收到姐姐送的新枪的那一秒。但此刻他所在的是一片艰苦的土地,身边没有对他最好的那两个人,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陌生,能去相信的只有邓莫迟一个,连带他的机械小狗,还有他的房子。

    陆汀当然记得自己最开始往此地踏足时说的是什么,他说自己力气大,不娇气,是要来帮忙的,现在怎么看都是拖了后腿。

    满室饱经沧桑的设备与他相对无言。

    他拿右手用力握住左手,不去打裤腰带的主意,胶囊很快在胃里溶解,苦味隐隐泛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流明之罪》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