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1/4)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第五章】

    摩托上方好像悬着一团风,速度一旦快起来,它的力道就很大。

    M83驾轻就熟,并没有按照大巴线上的大道走,这一路上颠簸也挺密集。陆汀两手空空却没有地方可扶,只能小腿用力夹着后轮上方的侧盖,后腰隔着一把手枪和一把伞,抵住供能用的氢箱,以防一不留神就被掀翻在地。

    其实也就开了不到两分钟,而摩托速度已经完全提到了稳定状态,M83对此地的路况和旧摩托几乎为零的减震效果显然习以为常,随意越过堆在路中央的废弃物,雨衣迎风敞开,兜住猎猎的气流,仿佛只有袖子还在手臂上挂着,下摆已经扑到陆汀的身前。

    下面那把细腰,被朴素的黑毛衣包裹着,偶尔露出窄窄的一小截,看着都冷。

    陆汀对自己说:你要忍住,要沉得住气,要矜……

    矜个鬼啊。

    “你雨衣都快飘起来了!”他高声道。

    M83不应声。

    陆汀接着说:“我帮你按回去吧,”试探着,他把那鼓起的塑胶在M83腰侧压好,又把那蜷起来的毛衣往下拽了拽,“我能扶着你吗?”

    这回声音放小了,呼呼风声一刮就散,似乎是下意识的,闭上嘴陆汀就不指望身前这位有什么回答。

    却听M83道:“扶稳。”

    陆汀立刻心满意足地搂上去,在这之前还悄无声息地摘了面罩,不敢往实了抱,也不敢把脸蛋搁上那副脊背。雨衣的触感滑凉又厚实,他只是想……轻轻地用鼻尖蹭那么一下。

    锈味忽然明显,不知是的确变浓了还是离得太近的缘故,总之将劣质塑胶的味道都盖了个完全,M83飞扬的发丝也在此时碰上他的额头。

    于是陆汀不自觉揪紧手中抓着的衣摆,手再使点劲仿佛就能把脉搏握住,他合上眼皮却张开嘴,又闻了两口。

    周身还是黢黑,午夜前的低气压下,霾尘聚得更浓了,只有前方被远光灯破开一道口子,好比雪白小刀插入积灰下的黑色绒布,剩下的不知还有几尺。入侵感就这样压在陆汀肩头,时刻不停地无声堆积,却有人挨在一起,带着他稳定迅捷地向前,于是好像摘下目镜也不用害怕夜盲了。

    渐渐地,陆汀就把身子放松,柔顺地枕伏在了M83背后,双手交叉,环在他的腰前。

    M83仍然专心驾驶,毫无反应。

    “这些房子都不开灯,也没声音,”陆汀开口问道,“你们家那边也这样吗?”

    “不是。”声音从空气传播,进入右耳,也从胸腔传播,进入左耳。

    “那这里面都有人住吗?”

    “都是快死了的,染上毒瘾又没钱才会住在这边。”M83顿了顿,“还有得病的。”

    “什么病?瘟疫?”

    “不止。”

    陆汀咬紧嘴唇,再次望向途径的房屋,它们里面好像只装了一种东西,那就是死,被他事不关己地匆匆路过。这都是他在警校、在新闻和资料片上从没听过的事。先前得知办理跨河大巴乘坐手续那么麻烦,两片区域的交通控制那么严格,他以为只是出于自然人和人造人之间惯有的隔离。

    直到窄道两侧开始出现少量广告招牌,亮灯的窗户也流出人声,陆汀才确认自己已经进入了大部分人造人真正的聚居区,这片被周围朋友讽刺为“米诺斯王宫”的都城最大的街区。它和它的别称的确相当贴合,就好比一盘错综的迷宫,浮光掠影与黑雾交织,嘈杂掩藏在噤声的破败之中,M83也稍微放低了一点摩托的速度,总是险险和行人擦身,最终在一家酒吧前停下。

    只有两层,建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流明之罪》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