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亏欠与保护(1/5)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霍昂一扰出来的这个乱子, 罪过大小不好定论,但实实在在是个麻烦。

    这些日子, 鸿胪寺并不轻松, 先是驻军在外受封的将领要道京城面圣谢恩, 从确定品级册封到之后大大小小的事宜都需要安排清楚;此外, 因大禹这些年大的纷争没什么, 小乱子倒是多处频发,能快速平定纷乱,一来是因为地方官与军队行事效率极高,而来则是因为得到了边陲友邦小国的相助, 如今正值大禹年节, 招待国宾的诸多事宜也是鸿胪寺负责。

    鸿胪寺忙的不可开交,也是霍昂一能够快速上任的原因之一,毕竟缺少人手调度。

    随着霍昂一上任, 又熟悉大禹民土风情,对周边别国都有了解, 所以主要与鸿胪寺少卿一同接待国宾。

    可没想到他为人太过自负,只认定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大概又以为仗着五殿下的举荐做了个寺丞, 是个什么了不得的官职,傲慢无礼,自负又无知,当日就得罪了羌国贵宾,直接引发口角之争。

    恰逢驻军将领回朝往鸿胪寺走了一趟, 碰上了这争执,虽说是友邦,可是在这些身负军功的将帅来看,这友邦臣服皆来自于大禹军力的震慑,遇上纷争自然要出来调停。

    结果口角之争变成了大打出手,不仅伤了友邦和气,扰了册封吉利,还误伤了今年的新科状元。

    新科状元,正是淳于皇后为大公主物色的驸马之选。

    淳于皇后一生只育有一双儿女。

    长子周明赋已是太子,还迎娶了内阁大臣之女为太子妃,只等今上退下,周明赋就是未来的新帝。长子的前途一片大好,淳于皇后自然不忍心长女用作和亲。

    和亲和亲,名义上说得好听,那是国嫁,去了番邦小国,代表的是大禹的尊贵,可是那样远的地方,亲人全都不在身边,真的有了委屈,何尝不是将国家大义放在前头隐忍下来!?

    所以淳于皇后一早就做出打算,不准备将大公主远嫁,最好的方法就是尽快为她招婿。

    淳于皇后自然不会给大公主找一个废物驸马。裴原是小官之家出身,满足公主招婿的条件,年纪轻轻高中状元,足见才智过人,人中龙凤。

    奈何大禹早有规定,公主若不作和亲之选,便只能选平民小吏之家的男子做驸马,驸马本人及近亲皆不可入朝为官议论国事。

    也正因如此,但凡有些血性的男儿,都不会愿意做驸马,渐渐地,公主招婿的例子就越来越少,历朝历代的公主都从小金贵的养着,无论养到多大,只要有和亲的需要,便直接送出去嫁掉。

    裴原小官家出身不假,可他十年寒窗勤奋苦读,金榜题名后带着一腔热血要报效朝廷,如今要是做了驸马,就等同于一切努力都白费功夫,往后要做一个看妻子脸色做人的粉面软男,他如何能答应!?

    此次裴原出现在鸿胪寺,正是因为圣上听闻他会多国方言,一并调过去做帮忙的人手,结果被误伤,卧床不起,别说是做驸马,就是正常任职也要养个一年半载。

    这消息一经传出,知情人都觉得裴原是故意想要受伤的,此等行为,等于是用一个最决绝的方法告诉了皇后,他宁愿不做官,也不会做驸马。

    于是,所有的事情兜兜转转,最后全归咎到了霍昂一的身上。

    自负无知,傲慢无礼,不识大体,有辱国风,一桩桩一件件都是罪过,还直接得罪了淳于皇后这一脉。

    又因为人是周明隽引荐的,两人好像自动自发的就被拉上了关系,七嘴八舌的一番奏论,原本是霍昂一身上的罪过,逐渐一一引到了周明隽的身上,继而有人开始挑出周明隽这几年行事作风里面的漏洞,也是想着法儿的往那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庶女的品格》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