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千头万绪(1/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明明已经入春, 可是到了夜里还是难免寒凉。

    淳王的身体每况愈下,太医早已经嘱咐过要多多休息, 可是这一次竟然与素无什么来往的荣安侯下了半宿的棋。几乎是淳王熬到什么时候, 昇阳就跟着熬到了什么, 荣安侯刚离开, 昇阳立刻叫人将煲好的汤水盛起来去了淳王那处。

    下棋的位置在偏厅, 此刻人去棋散,淳王坐在棋盘一侧,看着棋盘上的黑白棋子。

    “父亲今夜下棋到这么晚已经有违医嘱,此刻还不准备歇着吗?”昇阳亲自伸手去将淳王面前的棋盘端走, 准备用来放汤水。

    淳王忽然伸手按住昇阳的手:“不急, 且放在这里吧。”

    昇阳看了一眼棋盘,黑子满盘皆输。

    “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不歇着。”淳王低笑着说:“是不是又与昇平闹了别扭,正在赌气?”

    昇阳平静的笑了一下:“自来只有姐姐与我生气, 我哪里敢与姐姐闹别扭。”

    淳王的笑容顿了一下,缓缓道:“日前皇上曾提过, 扈王薨,尚留一幺子。或许……”

    “扈王是戴罪之身,皇上不过是看在兄弟情面与他当年一时之差的糊涂才留了他的性命, 以迁居西南封地为名,画地为牢异地处刑为实。扈王薨,其后依然是罪臣之后,此生此世都该留在那清苦之地,继续恕罪。”昇阳直言不讳的打断淳王的话, 有些冷然:“父亲若真的想要过继一个子嗣,京城中何愁寻不到合适的人选?扈王之子不算上选。”

    淳王沉声笑起来:“是不是上选,又哪里是我们能做主的呢。你不是最懂天家的意思吗?总归是天家在为王府的将来考虑。待到本王百年之后,你们姐妹二人连个撑腰的娘家人都没有,岂不是会被人笑话。”

    “昇阳不需要什么撑腰的娘家人,父亲的身体坚朗,也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她神色一凛,显然没有被淳王刻意挑起的话题给岔开思路,尖锐的问道:“父亲向来喜欢钻研棋艺,京中少有敌手,即便荣安侯才高八斗,也从未听说对棋艺有什么研究,难道父亲是因为在想着王府子嗣过继之事,才会输给荣安侯?”

    淳王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淡去,手落在棋盘边,指尖轻轻地点着。

    昇阳沉下气,直言道:“荣安侯并非清闲好逸之人,此次前来可是与父亲说了什么?”

    淳王并不是很想继续说下去:“天色不早了,你早些回去歇着。”

    昇阳执拗道:“父亲也知道自己身子不好,如今膝下只有我与姐姐二人,父亲有话不与我们说还要与谁说?荣安侯自极力主张五殿下回朝之后,便舆论缠身质疑不断,昇阳只记得父亲曾说过,王府的安宁与荣华来之不易,切记爱惜羽毛不沾惹是非,若父亲真的只是与荣安侯随意说几句话,何来这样的沉痛之色?”

    “你闭嘴!”淳王忽然大怒,手劲一扫,将棋盘棋子全都扫落在地上,发出好大一声响动。

    “父亲——”昇平刚好也带着糕点过来,听到响动飞快的冲了进来,在看到昇阳时,脸色一冷:“你怎么在这里?”

    昇平赶紧让下人收拾了这里,和声道:“父亲,夜色已经深了,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再说吗?昇阳自来就是这样,若她口无遮拦,我稍后就罚他,您千万别动怒伤了身子。”

    淳王方才只是情绪激动,此刻已经按捺下来,他无力的摆摆手:“不早了,你们去歇着吧。”说完,看也不看她们二人,径直离开。

    待到淳王走后,昇平冷着脸走到昇阳面前,一字一顿:“若是再让我看到你这样冲撞父亲,我就要你好看!”

    很快,偏厅只剩下昇阳一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庶女的品格》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