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利害(2/3)
重要通知:域名变更为www.bixia66.com请收藏
义的,对的起自己对得起朝廷,那就值得骄傲。

    周明隽盯着满园的梅花,忽然转过头来:“秦姑娘好一份傲骨梅霜之气,此情此景,若有歌舞助兴便更能畅谈了。”

    秦欣茹满腔的热血与关怀哽在喉头,觉得这话她没法接。

    昇阳在一旁差点把杯子都捏碎了。

    然后,周明隽就当着她们两个女子的面,叫来了一群舞姬,就着满院子的梅花开始欣赏舞姿。

    他眯着眼认真的欣赏舞娘舞姿时,秦欣茹的表情从尴尬变成了冷漠。

    他吊儿郎当纨绔模样的说什么“人活于世享乐为先”,秦欣茹从冷漠变成了愤怒。

    直到他唤来一个舞姬,比着她的腰身暧昧的问:“你这是怎么扭的?”逗得舞娘笑的花枝乱颤时,秦欣茹终于愤然离席。

    昇阳觉得不妙,追出去解释,却被秦欣茹破天荒的数落了一回——本以为是个不同的皇子,没想也是一个珍视荣华不懂思苦的混账玩意儿,亏昇阳将他夸得什么似的,牵这样的局是将她秦欣茹看做了什么人?

    又试了几回,昇阳再不想牵什么局了。

    堂兄的畸恋使她忧愁,今日淳王的一番话,直接将她从“我将你当堂兄你却想娶我”的困境中解救出来。

    不管周明隽是白是黑,是善是恶,他是什么模样从宫里走出来的,就该什么模样从王府走回宫里!

    周明隽在王府的任何变化,都能让人把原因牵扯到王府上来。

    那棋盘上的锋芒毕露,更像是一个威胁。皇室的兄弟之间总是多猜疑杀戮,当年父亲破釜沉舟,才换来如今圣上那薄如蝉翼的信任,今上也到了立储的时候,若这个五皇子在王府的日子忽然就脱颖而出,难保今上不会对王府有所猜忌。

    啪的一声,昇阳修剪精致颜色艳丽的蔻丹指甲碎了。

    亏得他们淳王府以礼相待处处周到,这个周明隽可真是个狼心狗肺!

    因为淳王这一提点,昇阳几乎毫不犹豫的将对周明隽的那点小心翼翼碾碎了。本来也是,他们从未谋面,哪里那么容易一见钟情?

    定是他盯上了淳王府这个门路,又想借机方便走动才来到王府。

    婢子听着,只觉得心里发毛:“这个五殿下城府实在是太深了。县主,咱们还是先想法子将人赶走吧。”

    昇阳瞪了她一眼:“糊涂!”

    婢子不解。

    “淳王府从不信旁人,只信天家之命。如今大局未定,谁也不能妄言什么,旁人的流言蜚语容易洗干净,可是正面撕破脸留下的痕迹,就不那么容易抹平了。”

    婢子恍然:“县主您是说……”

    昇阳的气来得快去的更快,她笑了笑:“他若真的跟我谈情爱,我反倒棘手于怎么把这件事情做的漂亮。可现在他要的是别的,那就好办了。毕竟,我还是更擅长和牟利的人打交道。”

    ……

    周明隽今日不在王府,而是回了宫里。

    每住上几日,他总要回一趟宫里请安。不过这一次不太凑巧,他碰上了崇宣帝发火。

    贵妃差人送了清火的汤水过去,自己吃着易上火的龙眼肉倒是吃的很欢快:“哦。是这么回事,人上了年纪,总是会火气大些,还不就是先时考生作弊的事情么。不止是圣上开设的族学,自科举振兴以来,哪年没有几个自作聪明的自食恶果呢。”

    朱唇吐出黝黑的果核,贵妃懒洋洋道:“明知道每年都要为这个生气,还年年都生气,劝都劝不住。”

    周明隽:“敢问母妃,父皇为何而怒?”

    贵妃笑笑:“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庶女的品格》为您推荐